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江时学:当前英国经济形势
作者:江时学 | 文章来源:《2015年英国发展报告》 | 更新时间:2015-11-13 11:10:00

  近几年,英国经济稳步复苏,财政赤字持续下降,就业形势继续好转。这些经济业绩是保守党在2015年5月大选中击败对手的主要“法宝”。但是,英国经济也面临着一些问题,其中尤为突出的就是债务负担沉重、通货紧缩的风险开始显现、贸易逆差居高不下、长期的低利率政策缺乏可持续性以及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

  一、英国经济形势中的“亮点”

  一、经济形势稳步好转。

  在卡梅伦当政的5年期间,英国经济成功地走出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实现了较为有力的复苏。在2010~2014年期间,英国经济每年都是正增长,尽管2012年的增长率仅为0.7%。

  2014年,英国经济增长率高达2.8%,高于欧盟和欧元区的1.3%和0.8%,也高于德国的1.6%,[1]在七国集团(G7)成员国中雄踞首位。无怪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Angel Gurria)说,目前的英国经济是“教科书式”的榜样,其他国家应该学习英国。[2]

  根据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Office for Budget Responsibility)的预测,2015年英国经济的增长率为2.5%,2016年~2018年可能会下降到2.3%,2019年将上升到2.4%。[3]

  2015年5月,英国举行大选,保守党大胜。近几年英国经济形势的好转是其取胜的主要因素之一。曾对1964年以来英国大选与经济因素的关系进行过深入研究英国埃塞克斯大学教授大卫·桑德斯认为,如果选民对经济形势的看法是正面的,而且现政府拥有善于治理经济的声誉,那么,在野党取胜的可能性很小。[4]

  二、财政赤字稳步下降。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布朗政府实施了积极的财政政策。这一政策避免了英国经济的进一步衰退,但也使财政平衡面临着巨大的压力。2006年,财政赤字相当于GDP的比重仅为2.9%,2009年高达10.8%,为战后以来的最高点。因此,卡梅伦上台后立即实施了财政紧缩政策。

  卡梅伦的财政紧缩收效显著。至2014年,财政赤字已降至5.7%,[5] 2015~2016财政年度预计能进一步降低到4.0%。[6]根据英国财政部的预测,2018~2019财政年度有望出现财政盈余。[7]

  但其副作用也不容忽视。例如,除压缩一般性的政府开支以外,卡梅伦政府还削减外交部门的开支和军费开支。据报道,在卡梅伦的第一任期内,外交部的经费被压缩了25%,英国广播公司(BBC)也因经费紧张而不得不关闭了5种外语的广播。[8]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有关研究报告表明,由于军费开支减少了8~9%,英国军队进行了较大规模的裁员,因此英国的常规战斗能力削弱了20%~30%。[9]无怪乎美国的国际时事评论员法里德·扎卡里亚说,英国不再是世界强国,它已把这一地位拱手相让与其他国家。

  为进一步减少财政逆差,卡梅伦政府表示要继续从银行部门退出,包括出售在劳埃德银行集团(Lloyds Banking Group)、北岩银行(Northern Rock)和(Bradford & Bingley)中的股份及资产。

  在卡梅伦政府开始实施财政紧缩计划时,国际上和英国国内曾有反对的意见。例如,IMF首席经济学家布朗夏尔认为,由于英国经济复苏乏力,过早地实施财政紧缩政策是一种“玩火”的行为。[10]而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则表示,财政紧缩与经济复苏是可以同时实现的。[11]事实表明,卡梅伦政府将“宽松的货币政策”与“紧缩的财政政策”结合在一起,取得了成功。

  三、就业形势继续好转。

  2011年,英国的失业率曾高达8.1%,此后连续下降,至2014已跌落到6.1%。[12]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认为,2014年就业人数的增长幅度和失业的减少幅度是1988年以来最大的。2014年底,青年失业率比2013年底下降了约20%,全国就业人数达到创纪录的3090万人。该机构还指出,卡梅伦当政以来,英国就业的增长在G7中是首屈一指的。[13]根据预算责任办公室的预测,失业率将从2015年5.3%下降到2016年的5.2%,2017~2019年会再次上升到5.3%。[14]

  受财政紧缩的影响,公共部门创造的就业机会微乎其微。因此,近几年失业率的下降应归功于私人部门的出色表现。据估计,2010年以来,英国的私人部门创造了300万个就业机会。[15]而私人部门之所以能创造较多的就业机会,在一定程度上与英国政府大力支持的学徒工制度有关。根据政府的有关规定,学徒工每小时可得到2.73镑,政府每月向招聘学徒工的雇主支付1500镑的“培养费”。[16]

  根据英国政府公布的信息,招收学徒工的行业共有10大类:(1)农业、园艺及畜牧业;(2)艺术、媒体及出版;(3)工商业、管理及法律;(4)建筑、规划及环境;(5)教育、培训;(6)工程及制造技术;(7)卫生、公共服务及护理;(8)信息与通讯技术;(9)休闲、旅游业;(10)零售及商业企业。[17]

  二、存在的问题

  虽然英国经济在强劲地复苏,但在这一过程中也面临着一系列问题,其中尤为突出的是债务负担沉重、通货紧缩的风险开始显现、贸易逆差居高不下、长期的低利率政策缺乏可持续性以及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而且,在卡梅伦的第二任期内,这些问题能否得到解决尚为未知数。

  一、债务负担沉重。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英国的公共债务负担不断加重。2007年,债务率(债务额相当于GDP的比重)仅为43.6%,2014年高达89.4%,但低于欧元区的91.9%和欧盟的92.0%。[18]预计在2019~2020财政年度能下降到71.6%。[19]

  在2015年大选的竞选纲领中,保守党认为,“能否解决债务(负担过重)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而且还是一个道德问题,因为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子孙偿还他们不愿意偿还的债务。”[20]相比之下,在债务问题上,工党的竞选纲领则含糊其辞,仅仅表示应该减轻债务负担。但它对大学生的债务负担和家庭的债务负担则表达了同情,认为有必要减轻其负担。[21]

  在是否应该减轻公共债务负担这个问题上,英国国内有不同的看法。如在议会内,以保守党为首的一派希望压缩公共部门债务,而以工党为首的一派则认为加快经济增长是当务之急。

  二、通货紧缩的风险开始显现。

  2011年,英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为4.5%,此后开始下降,2014年已降至1.5%,低于英格兰银行确定目标(2%)。[22]这是卡梅伦当政以来最低点。

  2015年5月,CPI跌落到-0.1%,为1960年以来第一次负增长。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英国经济进入了通货紧缩时代。但财政大臣奥斯本认为,CPI的负增长“对每一个家庭来说都是好消息”,“不能被视为出现了通货紧缩”。[23]一些英国民众也认为,较低的CPI意味着个人和家庭的实际收入得到提高。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估计,物价的下跌能使2015年每个英国家庭的平均开支比2014年减少450英镑。[24]

  近几年英国通货膨胀率下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政策因素以外,能源和食品价格的下跌以及英镑的升值,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能源价格的下跌与始于2014年秋季的国际市场上石油价格的疲软密切相关。[25]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认为,国际市场上石油价格的下跌有望使2015~2016年英国GDP增长率提高0.4个百分点,但对英国的北海石油生产有一定的负面影响。[26]无论如何,如果通货紧缩真的降临,英国经济复苏的势头必然会受到影响。

  三、贸易逆差居高不下。

  在2009年至2014年期间,英国的商品出口额从2555亿欧元上升到3808亿欧元,增长率为49%,高于同期欧盟的增长率(40%)。[27]由此可见,英国的商品出口额增长率并不低。但是,由于进口贸易增长幅度更大,因此2014年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却高达348亿英镑,为卡梅伦上台以来最大的逆差。[28]

  2015年2月,英国与其他欧盟成员国的商品贸易逆差为71亿英镑,与非欧盟成员国的商品贸易逆差为32亿英镑,因此,商品贸易的逆差高达103亿英镑。由于英国的服务贸易是顺差(75亿英镑),因此商品和服务贸易的逆差仅为29亿英镑。[29]

  英国商会首席经济学家大卫·克恩(David Kern)认为,英国对外贸易的逆差应归咎于欧盟经济复苏乏力以及卡梅伦政府刺进出口的措施不力。英国经济与企业研究中心研究员罗伯特·哈勃隆(Rob Harbron)也认为,希腊债务危机的久拖不决会进一步制约欧盟经济的复苏,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慢已成定局。因此,在近期内,英国难以大幅度扩大出口。[30]

  为了扩大出口贸易,卡梅伦政府似乎越来越关注新兴经济体。[31]此外,卡梅伦政府还表示要加大对出口行业中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

  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预测,英国经常项目逆差相当于GDP的比重将从2015年的4.3%下跌到2016年的3.2%,2019年有望下降到2.3%。

  四、长期的低利率政策缺乏可持续性。

  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布朗政府实施了宽松的货币政策。2008年2月,英格兰银行将基准利率从5.5%降至5.25%。自那时起,这一利率连续6次被降低,至2009 年3月已被降低到0.5%。这是1694年英格兰银行成立后的最低点。

  卡梅伦上台后,继续奉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因此,迄今为止,这一利率依然保持在0.5%的低水平上。[32]

  利率是资本的价格,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中都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资本低利率政策有助于降低企业融资的成本,从而大大促进投资的目的。但是,长期不变的低利率政策也有副作用。例如,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凯特林·隆(Caitlin Long)认为,低利率政策容易导致企业的投资决策出现差错。[33]此外,每个家庭少收入存款利息约5000英镑,全国的储蓄者共计少收入1300亿英镑。养老金领取者和工人阶级受到的损失最大。[34]这意味着,低利率政策的可持续性是令人担忧的。

  五、劳动生产率依然增长缓慢。

  历史上,工业革命曾使英国的劳动生产率在一定时期内处于世界上绝对的领先地位。然而,在进入20世纪后,随着美国和其他工业化国家的崛起,英国的这一优势不再风光。自1990年代开始,英国的劳动生产率出现了较快的增长,但与其他发达国家的差距依然存在。麦肯锡甚至认为,1990年代末,英国的劳动生产率比美国低30%。[35]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英国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再次放慢,因此,英国与美国、德国和法国的差距进一步扩大。[36]英国国家统计署的数据表明,2007年以来英国劳动生产率未见增长。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是绝无仅有的。[37]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尽管绝大多数选民并不关心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这个问题,但英国政府和企业家确实应该思考如何扭转这一不利趋势。保守党在其2015年竞选纲领中也承认,近几年英国的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工党甚至在其竞选纲领中提出了提供劳动生产率的具体措施。[38]

  导致英国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英格兰银行的一些经济学家在题为“英国的生产率之谜”一文中指出,除企业产能固有的周期性因素以外,以下两个因素同样不容忽视:投资不足、资本和劳动力在生产性领域的有效配置面临着多种多样的障碍。[39]

  (本文原载王展鹏主编:《2015年英国发展报告》,社科文献出版社,2015年10月。)

  联系江时学:jiangsx@cass.org.cn

--------------------------------------------------------------------------------

  [1]2010年至2013年,英国经济增长率分别为1.9%、1.6%、0.7%和1.7%。http://ec.europa.eu/eurostat/tgm/table.do?tab=table&init=1&language=en&pcode=tec00115&plugin=1

  [2] “Remarks by Angel Gurría,Secretary-General of the OECD”, 24 February, 2015.http://www.oecd.org/unitedkingdom/presentation-of-the-economic-survey-of-the-united-kingdom-2015.htm

  [3]HM Treasury, Budget 2015, 18 March, 2015, p.16.

  [4]Martin Kettle, “2015 general election: it’s the economy, stupid! (Well, maybe not …) ”, 14 January, 2014. “http://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2014/jan/14/2015-uk-general-election-polls-analysis”

  [5]http://ec.europa.eu/eurostat/tgm/table.do?tab=table&init=1&language=en&pcode=tec00127&plugin=1

  [6]HM Treasury, Budget 2015, 18 March, 2015, p.2.

  [7]HM Treasury, Budget 2015, 18 March, 2015, p.1.

  [8]FareedZakaria, “Britain resigns as a world power”, May 22, 2015.http://fareedzakaria.com/2015/05/22/britain-resigns-as-a-world-power/

  [9]Ben Barry, “Prospects for the United Kingdom's armed forces in 2015 and beyond”, 3 March, 2015.https://www.iiss.org/en/militarybalanceblog/blogsections/2015-090c/march-02a5/prospect-for-uk-armed-forces-in-2015-c51b

  [10]转引自Larry Elliott , “George Osborne told by IMF chief: rethink your austerity plan”, The Guardian, 18 April 2013.http://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2013/apr/18/george-osborne-imf-austerity

  [11] “George Osborne hails UK growth in Washington speech”, BBC, 11 April, 2014.http://www.bbc.com/news/uk-politics-26989056

  [12]http://ec.europa.eu/eurostat/tgm/table.do?tab=table&init=1&language=en&pcode=tsdec450&plugin=1

  [13]HM Treasury, Budget 2015,18 March, 2015, p. 11.

  [14]HM Treasury, Budget 2015, 18 March, 2015, p.16.

  [15] OECD, Economic Surveys: United Kingdom,February 2015, p. 15.

  [16] Andrew Bomford, “Are apprenticeships key to solving youth unemployment?” (BBC Radio, 12 November, 2014.) http://www.bbc.com/news/business-30020485

  [17]https://www.gov.uk/topic/further-education-skills/apprenticeships

  [18]http://ec.europa.eu/eurostat/tgm/table.do?tab=table&init=1&language=en&pcode=teina225&plugin=1

  [19]HM Treasury, Summer Budget 2015, 18 March, p. 19.

  [20] “The Conservative Party Manifesto 2015”, p.8.https://www.conservatives.com/manifesto

  [21]“The LabourParty Manifesto 2015”.http://www.labour.org.uk/manifesto

  [22] OECD, Economic Surveys: United Kingdom,February 2015, p. 14.

  [23]但他也指出,“当然我们要对通货紧缩的风险保持警惕,而我们的体系有能力应对通货紧缩。”(转引自“George Osborne welcomes negative inflation”, The Guardian, May 19, 2015. http://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video/2015/may/19/george-osborne-negative-inflation-video

  [24]HM Treasury, Budget 2015, 18 March, 2015, p. 11.

  [25]如在2009~2011年,国际市场上初级产品价格快速上升。受此影响,2011年9月的通货膨胀率高达5.2%,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对企业和家庭的实际开支。(见HM Treasury, Budget 2015, 18 March, 2015, p.10.

  [26]HM Treasury, Budget 2015, p. 11.

  [27]http://ec.europa.eu/eurostat/tgm/refreshTableAction.do?tab=table&plugin=1&pcode=tet00038&language=en

  http://ec.europa.eu/eurostat/tgm/refreshTableAction.do?tab=table&plugin=1&pcode=tet00039&language=en

  [28]Katie Allen, “UK trade deficit widens to four-year high”, The Guardian, 6 February, 2015.http://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15/feb/06/uk-trade-deficit-widens-four-year-high

  [29]Office of National Statistics, Statistical bulletin: UK Trade, February 2015.

  [30]Katie Allen, “UK trade deficit widens to four-year high”, The Guardian, 6 February, 2015.http://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15/feb/06/uk-trade-deficit-widens-four-year-high

  [31]保守党的2015年竞选纲领共有5处提到了中国。该纲领指出,2009年以来,英国与中国的贸易额增加了一倍多。(见“The Conservative Party Manifesto 2015”, p.76.)中国商务部的数据表明,中英双边贸易额从2009年的392亿美元扩大到2014年的809亿美元,增长了206%。(见商务部网站http://ozs.mofcom.gov.cn/article/date/?)

  [32]卡梅伦的货币政策得益于英格兰银行的积极配合,而英格兰银行的重要作用与其“掌舵人”、加拿大央行前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的出色领导有关。2013年7月1日,卡尼被任命为英格兰银行行长。他是1694年英格兰银行问世以来第一位担任行长的外国人。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极力推举卡尼,认为他经验丰富,是世界上最适合担任英格兰银行行长的银行家。(转引自“Mark Carney 'most qualified person in the world' for Bank of England Governor”, The Telegraph, 26 November, 2012. http://www.telegraph.co.uk/finance/economics/9703559/Mark-Carney-most-qualified-person-in-the-world-for-Bank-of-England-Governor.html)

  [33]Caitlin Long, “The true costs of very low interest rates”, Financial Times, August 11, 2010.http://www.ft.com/intl/cms/s/0/2838c142-a560-11df-a5b7-00144feabdc0.html?siteedition=intl#axzz3feG9Gpiy

  [34] Rosie Vare, “Low interest rates 'cost savers £130 billion'”, AOL, Mar 4, 2015.http://money.aol.co.uk/2015/03/04/low-interest-rates-may-have-cost-savers-130-billion/

  [35] Nicholas C.Lovegrove, et al, “Why Is Labor Productivity in the United Kingdom So Low?”The McKinsey Quarterly,No. 4, Autumn 1998.http://www.mckinsey.com/insights/europe/why_is_labor_productivity_in_the_united_kingdom_so_low

  [36] Larry Elliott, “UK productivity growth is weakest since second world war, says ONS”, The Guardian,1 April, 2015.http://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15/apr/01/uk-productivity-growth-is-weakest-since-wwii-says-ons

  [37]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 “Labour Productivity, Q4 2014”, 1 April, 2015.http://www.ons.gov.uk/ons/rel/productivity/labour-productivity/q4-2014/stbq414.html

  [38]这些措施包括:在私人部门和公共部门中构建一种长期的“投资文化”(investment culture)、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确保公司税具有较强的竞争性以及完善基础设施。(“The LabourParty Manifesto 2015”, pp. 19-23.http://www.labour.org.uk/manifesto)

  [39]Alina Barnett, et al., “The UK productivity puzzle”, Quarterly Bulletin, 2014 Q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