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杨成玉:美欧数字税又燃新战火
作者:杨成玉 | 文章来源:《环球》杂志 2020年2月5日 第3期 | 更新时间:2020-03-02 08:34:00

若想达成全球性数字服务税协议,美国需要摆正应对全球性治理挑战的态度,开诚布公进行国际多边磋商,而欧盟则需要在内部形成合力,各成员国团结一致共同行动。两者缺一不可。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近日宣布,法国数字服务税“歧视”美国互联网企业,考虑到相关“损害”,提议美国政府向香槟、奶酪、手提包等价值24亿美元的法国输美产品加征最高达100%的关税。

莱特希泽还表示,美方正在考虑对奥地利、意大利和土耳其的数字服务税启动“301调查”(“301调查”源自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该条款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可对他国的所谓“不合理或不公正贸易做法”发起调查,并可在调查结束后建议美国总统实施单边制裁)。继2019年7月之后,美欧在数字税领域又起新战火。

态度强硬

2019年7月,法国参议院通过了向跨国互联网企业征收数字服务税的法律文本,法国政府向30余家全球数字业务营业收入不低于7.5亿欧元(约合8.3亿美元)和在法国营业收入超过2500万欧元(约合2769万美元)的互联网企业征收其在法国营业额3%的数字税,征税日期追溯至2019年1月1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随即以美国科技公司受到“不公平”对待为由,历史上首次对法国发起“301调查”。

日前,美国发布的“301调查”结果显示,法国数字服务税对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等美国互联网巨头构成“歧视”,给美国公司带来“负担”,针对受影响的美国公司而言,法国的行为具有“歧视性、不合理、不公平,且负担沉重”,同时也不符合现行国际税收政策原则。

莱特希泽宣布,考虑到相关“损害”,提议美国政府向香槟、奶酪、手提包等价值24亿美元的法国输美产品加征最高达100%的关税。另外,美国还在考虑是否针对意大利、土耳其和奥地利实施的数字税展开调查。

对此,法方称,数字税旨在防范企业通过把总部设在低税率的欧洲联盟成员国避税,法国“不会放弃”征收数字税。

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表示,美国政府不应对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采取此类行动。法国面向世界各地的企业征收数字税,是非歧视性措施,旨在“恢复税务公正”。

“我们必须避免陷入这场冲突,冲突升级不利于贸易和经济增长。”他警告说,“一旦美国实施新的制裁措施,欧盟将进行强烈还击。”

勒梅尔日前与欧盟委员会联络,商讨欧盟回应举措。欧盟委员会发言人丹尼尔·罗萨里奥说:“就所有贸易相关议题,欧盟都将统一反应、统一行动。”

充满变数

目前来看,美欧之间的数字税之战存在各种变数。

一是美国加征关税尚处于程序阶段。目前主动权掌握在美方手中,美国将根据法方态度、互联网公司诉求等因素综合考量,随时可能对加征关税具体产品、数量进行调整。但从莱特希泽所提议加征关税的具体清单看,香槟、奶酪、手提包均为法国优势产品,具有很强的出口竞争力,无论如何调整,本轮制裁对法国针对性强,颇具象征意义。

二是欧盟反制方式和程度存在变数。虽然美国加征关税对法国具有极强的象征意义,但贸易政策权力在欧盟层面,法国如何应对取决于欧盟态度,需要在成员国间进行协调。

在美国宣布“301调查”结果并发出加征关税威胁后,勒梅尔随即回应指出,美国对法国产品发起的最新关税威胁是“不可接受”的,法国已与欧盟委员会进行交流,希望出台针对美国的新的制裁措施,欧盟应该做出强有力的回击。2019年12月4日,勒梅尔同欧盟贸易专员郝根会面,并表示欧盟将一致站在法国这一边。但截至目前,欧盟还未公布对美国的反制措施。

三是全球范围内的数字服务税还处于制定阶段。欧盟统一数字服务税方案遇挫后,法国在国内立法“单干”,引发美国强烈反弹,并于2019年7月发起对法国数字服务税的“301调查”。在8月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期间,法美之间就征收数字服务税问题进行了长时间磋商,并同意在经合组织(OECD)框架下解决问题。

截至目前,OECD正在研究全球范围内的数字税实施方案,计划2020年才会得出结论并公布具体细则。美国的制裁做法为全球性协议的达成带来不确定性。

未来走向

长期来看,美欧数字税之战的未来走向具有以下特点。

首先,美国关税威胁颇具震慑意义。继法国推出数字服务税以来,英国、西班牙、意大利、奥地利、比利时、土耳其等国也正在敲定推出相关法案,呼应法国倡议。显然,应对数字经济挑战、改革国际税收体系已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共识。

而在数字经济领域,美国跨国公司无论从规模上还是竞争力水平上都处于全球领先水平,数字服务税在各国陆续推出对美国企业影响最大。采用“关税大棒”威慑法国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对他国形成震慑和“触动”,从而瓦解数字服务税“同盟”。

其次,释放对全球性数字服务税协议的抵触态度。跨国互联网巨头侵蚀传统税基是全球性挑战,需要在多边框架下通过协商的方式解决。数字税不仅针对美国的互联网巨头,同样适用于欧洲、亚洲的互联网平台。而美国为维护自身企业利益,采用“关税大棒”单边措施应对,只会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无助于问题的解决。美国将水越搅越浑,全球性数字服务税协议前景越发晦暗。

再次,法国反击态度强烈,但欧盟态度模糊。早前美国针对欧盟航空补贴加征关税时,欧盟态度强硬并立即出台关税反制措施,主要因为美国关税清单中包括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等国针对性产品,是四国一致行动对欧盟施加影响的结果。

但此次虽然法国态度强硬,但以德国为主的欧盟成员国不愿就该议题与美国交恶,一方面缘于其经济下行的压力,另一方面缘于这些国家担忧美国对其汽车等优势产业发起单边制裁。近年来,欧美贸易纠纷不断,钢铝关税、汽车业、航空补贴、农产品准入等问题尚未达成共识,欧美也正在努力通过经贸谈判达成贸易协议。

同时,莱特希泽公开表示,欧盟成员国正在加强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为法国“报仇”而加深欧美经贸裂痕对欧盟而言并非最优选项。

最后,美国对全球性协议立场消极。虽然数字经济征税问题属于国际治理议题,但作为数字经济领域的佼佼者,全球性协议需要美国共同制定、积极配合。法国数字服务税被欧洲视为一项凸显税收正义的行为,但美国视之为难以忍受的歧视性税收,欧美难以就数字服务税的最基本原则形成共识。不难想象,在营业收入估算、征税方式等技术性问题上,僵局更是难以打破。

在OECD主持下,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127个国家已开展针对数字服务税的多轮磋商,但进程缓慢,难以寻得共识,全球性协议因美国消极态度前途未卜。

因财政政策不统一,美国跨国数字公司将总部设在低税收国家并在全欧范围内经营,以节约成本扩大利润,存在套利空间。从欧盟层面看确实存在税收不公平现象,借塑造数字服务税规则制定数字经济标准,从而在数字经济领域追赶处于领先位置的美国,关乎欧盟利益。

但在美国单边主义思维框架下,对美国企业加征税收就是在占美国“便宜”,“301调查”“关税大棒”自然“顺理成章”。若想达成全球性数字服务税协议,美国需要摆正应对全球性治理挑战的态度,开诚布公进行国际多边磋商,而欧盟则需要在内部形成合力,各成员国团结一致共同行动。两者缺一不可。

 

http://www.xinhuanet.com/globe/2020-02/12/c_138763560.htm

(联系 杨成玉:yangchy@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