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赵永升:“再工业化”不再是欧美国家的专利
作者:赵永升 | 文章来源:《经济》杂志 | 更新时间:2014-01-13 11:00:42

    近年来,美国与欧盟热炒“再工业化”(Reindustrialization)或“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概念。其实,“再工业化”已不是什么新的概念。早在上世纪70年代,德国、法国、美国、日本四大工业化国家,针对各自的重工业基地(德国鲁尔工业区、法国洛林工业区、美国东北部工业区和日本九州工业区)的改造,就已提出如何重回“实体经济”的问题。面对几乎共同的问题,如工业在各产业中的地位下滑、工业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下降,以及工业企业与本国资本外迁他国等,这些发达国家有的放矢地提出一系列的“工业回归”战略。

    可是,今天的“再工业化”和历史上的“再工业化”,已经是“此马非彼马”了,两者不可混淆与误读。尽管英文还是同一个词“Reindustrialization”,但“再工业化”的内涵早已发生了颇大变化。“再工业化”并非是“去工业化”的简单逆转,而是工业化的再次升级,旨在发展具有高附加值的产业。因而笔者认为,若将“Reindustrialization”这词翻译成“产业重整”,似乎更加恰当,一则可以避免历史上的“再工业化”和今天的“再工业化”同词异意的混淆,二则由于现在的Industry实际上早已不再只是当年的“工业”之意,外延已经拓展,常有“产业”之意。因此,欧美发达国家近年启动的所谓“第三次工业革命”,实际上就是“产业重整”。

    目前,中国正陷入欧美国家的“老路”,越来越多的工厂已经或正在从中国本土迁到成本更低的地区。中国要想搭上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列车,就应该未雨绸缪,积极启动“产业重整”。那么,中国究竟该如何提前进行“产业重整”?

    首先,中国政府可以通过“专项补贴”的形式,以弱化乃至制止“企业外迁潮”。其实企业外迁,不外乎是基于成本和市场的因素。随着本国加工成本的增加,既有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也有人工费的上调,使得制造业部门不堪重负,只得陆续将工厂迁移到成本较低的国家和地区;同时除了直接成本因素,部分外迁企业也出于“邻近效应”,将加工地点迁到离产品销售市场所在地更近,乃至就地生产,从而降低运输费的支出。如果有了政府的补贴,可以部分或全部抵消企业增加的成本,进而起到鼓励已经外迁企业的“回流”,并挽留住有意向但尚未外迁的企业。

    而中国政府对企业的“专项补贴”,既可以是“显性补贴”,也可以是“隐形补贴”。作为世贸组织的成员国,中国在补贴方面务必要详细比照WTO的各项规定,从而采取恰如其分的规避措施;同时,还可以使用税收优惠和信贷保障等财税与金融杠杆加以调节。

    至于制造业人工成本增长过快的问题,其实,如何确保涨薪的适度性与稳步性才是关键。以前中国南方某城市的几家工厂突然发生工人罢工,地方政府马上下一道行政命令,让所有制造业企业立马给所有员工涨薪25%。提高工人待遇,自然是极为应该的,也是国家与企业发展经济的宗旨之一。但要设立一套科学合理的涨薪机制,地方政府要更多地让市场机制进行调节,而非动辄搬用僵硬的行政干预,乃至出现政策前的“拍脑袋”、政策中的“拍胸脯”,以及政策后的“拍屁股”的“三拍”现象。

    除了制造业,中国服务业也亟需大力发展,尤其是金融服务业。不能因为欧美国家已经将金融危机归咎于金融行业,我们也跟着“因噎废食”。美国之所以爆发“次贷危机”,进而引发全球的金融危机以及欧洲的“欧债危机”,不是金融行业本身的过错,而是美国人滥用金融行业的各类金融衍生工具所致。中国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与此次全球金融危机中,都能达到基本“我自岿然不动”,中国尚未完全融入国际金融圈是一个原因,但根本的,还是由于中国的金融有自己独特的一套做法,其中中国政府对金融的有力监管与强力介入是关键。其实金融业,就如同一把双刃剑,只有懂其真谛的国家,方能受其裨益。

    除了金融业,“行会产业”在中国也亟待迈开脚步。中国不乏行会,但作为一个新兴的产业,“行会产业”在中国却还是一个新现象。就行会业的重要性,笔者只拿一例即可举证。众所周知,法国是一个农业大国,但极少人知晓其实法国的行会产业部门,对法国GDP的贡献居然要高出农业部门。

    法国堪称一个“协会大国”,协会已发展成一个十足的产业。根据索邦大学经济中心的研究结果,2012年在法国6570万的人口中,就有130万个各类协会之多,换言之,每50.5个法国人就有一个协会;而在18岁以上的成年人中,更是有46%的人是各类协会会员。“行会产业”去年就实现了法国GDP的3.5%,超过酒店业与餐饮业(2.6%),甚至略超过法国农业与农副产品加工业的总和(3.4%)。可见行会产业在法国的发展如火如荼。中国也亟需在协会或联合会的发展中,多加学习法国的成功经验。

    总之,此一时,彼一时,现如今“再工业化”或“产业重整”已不再是欧美发达国家的专利。欧美能否从之前长期实行的“去工业化”中直接逆转回来,依旧还是个问题;而中国此番若能提前实现“产业重整”成功,中国未来或可避免欧美今日的逆转窘境。在历史上,中国错过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这次若能搭上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浪潮,一步到位,便定能立于世界之林。

   

    本文作者赵永升为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欧洲所访问学者,法国巴黎索邦大学经济学(金融学)教授,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秘书长兼副会长

    (联系 赵永升:jacques.zhao@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