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赵永升:法国资本主义中的“社会主义”
作者:赵永升 | 文章来源:《经济》杂志 | 更新时间:2013-11-04 10:24:19

    法国左派政府曾考虑将强征“空置房”给无房的人住,同时也传出或将“空置”期限进一步缩短的消息。尽管法国是一个地道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但在保护弱势群体方面,却做得相当的“社会主义”。

    房租设高限,强征“空置房”

    巴黎的住房难,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老大难”问题了。法国社会党一上台,左派“新官上任三把火”,其中一把火便是针对如何解决法国房租不断上升的趋势。法国政府宣布对小户型的房租单价设高限,每平米不得超过40欧元。

    从马赛来工作、租住在巴黎市的小两口芭芭拉和让,得知这个新政策,很高兴地对记者说:“现在巴黎很多小户型房,哪怕象我们住的才12平米,其实单价也都在每平米65欧以上了。政府这个政策的出台,给我们减少了一些负担。节省下来的钱呢,尽管不多,但我们至少可以用来安排周末出去看看电影了”。

    据悉,在法国的部分城市,房屋空置的第一年,业主须缴纳房屋市值10%的罚金,第二年为12.5%,第三年则为15%,呈逐年递增趋势。新政府在该规定的基础上,还要进一步加大对“空置房”的强行征用力度,“空置”期限或有望缩短到6个月时间。 

    冬季房东不得驱逐房客

    冬天一来,在法国付不起房租的房客就该高兴了,因为法国法律《建筑与居住法典》第L613-3条规定:由法院作出的关于驱逐违约房客的“勒令迁让”判决,在每年冬季(11月1日起至翌年3月15日止)必须暂停执行。尽管法国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按说对私有财产保护有加,但法国法律对房客权益的保护其实要远胜过对房东的保护。

    一个原籍广东的华侨梁先生就跟记者抱怨说:“只要是冬天,不管房客出于什么理由不交房租,还‘赖’着不走,作为房东的我也拿他们没办法。只能向法院提起诉讼”。经过一大圈的司法程序,终于等到法院下达了“勒令房客迁让”判决,而判决的执行又受到严格的诸多约束,如既不得在晚上9时到早上6时之间驱逐,也不得在休息日和节假日驱逐;至于冬季,就更是驱赶不得。梁太太在一旁补充道:“我们上次一直等到第二年‘春暖花开’了,才敢和那几位不给钱的房客‘协商’搬出的具体日期。客客气气地先请他们几顿,好吃好喝、好言相求,最后总算‘请’走了人”。 

    高度尊重无家可归者意愿

    无家可归者身处一个社会的底层,一般的国家都是能给这些人吃的住的就不错了。但在法国,不但设有各种各样的政府的和非政府的救济机构,连巴黎的地铁一年四季,尤其在冬天都给无家可归者全天候开放。除此之外,法国还十分尊重无家可归者的意愿。巴黎不少无家可归者并不喜欢去这些机构,他们更喜欢大街上的自由和独立,那么,这些机构就尊重他们的选择,在冬天定期给他们送吃的和御寒之物。

    一个50多岁的无家可归者,名叫克里斯多夫,常年在巴黎索邦大学附近。冬季,他一般就选在大学一个门口的拐角,正好是暖气出风口的位置。是他的淡定引起了记者的好奇:哪怕你给他在毯子上摆放的易拉罐里放进去钢镚儿,他仍然头也不抬地继续看他的书。记者曾和他攀谈过,问他为何不去各类的安置或接待中心。他回答说:“那里是好,可以吃到热餐,还可以洗澡……但问题是有人要管你,有规定的作息时间啥都要遵守”,他笑着指着他那满脸的络腮胡说:“还要求我每天刮胡子,而我不愿意。所以我去过几次,后来最终还是选择了自由”。 

    学生缴费要看父母的收入

    钱多人家的孩子,在部分学校里要多交钱;钱少的,少交;没钱的,可以不交。这种做法似乎在资本主义国家难以想象,但确实就发生在法国。从山西老家来巴黎帮他们的女儿看孩子的老李和老贾夫妇,每次去给大外孙女和小外孙女所在的幼儿园接送孩子时,都要仔仔细细地看看布告栏张贴的各种缴费告示。他们的女儿和女婿收入都较高,因此每次要交的也都是收费表很靠上的档次款项。

    在法国,部分学生的缴费要与其父母的收入挂钩。这个,我看在别的国家也是不多。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起到了促进社会稳定和公平的效应。 

    先救人,再说钱

    只要是需要急救的人,只要一个电话,法国急救中心(SAMU)就派车来。将人送到医院,二话不说,马上医治。如果有医保卡的,通过医保的保险公司负担;如果没有医保的,如非法移民等,就由国家直接负担。而这,与北美体系不尽相同,尽管美国真正出现拒绝给予治疗的事件并不多,但还是有报道过。  

    过度保护弱势,引发法国争议

    在当下欧债危机久而未决的背景下,对弱势群体的“过度保护”,引发了法国的争议。

    首先,好心政策被不少人钻了法律的空子。冬季房东不得驱赶付不起房租的房客规定,本意是好的,保护房客的居住权是好事。但实际上,好心政策还是被不少的人钻了空子。原籍广东的华侨梁夫妇满脸苦笑地对记者说:“但能占便宜的,谁不想占?要我是房客,手头要紧的话,我也想白住啊!”

    其次,富人纷纷“逃离”法国。奥朗德政府要对每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以上的人征收75%的“富人税”,光这一条就已经吓跑了不少的法国富裕家庭了,他们纷纷迁往或准备迁往一些“避税天堂”或者周边税收没那么重的国家,如瑞士、摩纳哥等。

    总之,法国是“欧洲大陆式资本主义”的典型代表,医疗保健和社会福利十分“慷慨”,假期也长,收入分配相对平均,尤其在保护弱势群体方面领先世界。正是鉴于此,法国社会的稳定总体上才得到了较好地维护,政府的各项深化改革举措也得以逐步展开。但过度的“福利国家”政策,已使得法国国家财政捉襟见肘,经济增长点几乎没有,失业率持续上升。

 

    本文作者赵永升为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欧洲所访问学者,法国巴黎索邦大学经济学(金融学)教授,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

    (联系 赵永升:jacques.zhao@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