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杨解朴、华荣欣:德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分析:为什么德国的死亡率相对较低?
作者:杨解朴、华荣欣 | 文章来源:欧洲研究所 | 更新时间:2020-05-06 15:51:00

杨解朴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德合作中心主任

华荣欣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欧洲系硕士研究生

 

内容提要:在当前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肆虐全球的大背景下,德国新冠病毒的死亡率远低于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等欧洲邻国。然而,由于疫情在各国爆发的时间点各不相同,且新冠疫情在不同的阶段会出现不同的特征,因此对各国疫情发展的相同阶段进行比较才是有意义的。有鉴于此,本文首先选取了德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四国新冠病毒爆发后的相同的进展阶段,并对上述四国在这一阶段的确诊率和死亡率进行比较,从而得出德国在新冠病毒疫情下的死亡率确实相对较低的结论。在此基础上,本文从德国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应急机制、医疗卫生资源、医疗保险制度、社会和家庭结构、公民社会和政治共识等角度对德国低死亡率的原因进行了分析。最后得出结论,尽管德国在新冠疫情的预防和控制方面取得了“脆弱的中期成功”,但是德国新冠疫情未来的发展仍然存在着不确定性。然而,相对而言,德国新冠疫情的防控形势比一些欧洲邻国更为乐观。

关键词:德国;死亡率;新型冠状病毒;医疗保险制度

 

一、引言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席卷世界各地,造成全球数百万人感染,数十万人死亡。在欧洲,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的疫情形势目前还没有得到缓解,相比来说,德国的情况则相对乐观。根据德国官方数据,目前确诊病例为145742例,死亡人数为4642 (截止2020年4月20日)。[1]虽然德国的死亡率也从3月11日的0.2%上升到目前的3.19%,但是相比意大利13.22%,西班牙10.29%,法国12.9%的死亡率,显然德国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更具优势。2020年4月15日,德国联邦总理默克尔与各州政府首脑达成一致:德国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方面取得了“脆弱的中期成功”,目前的社交限制令将于5月3日开始放开,学校也将从5月3日起逐步恢复上课,面积不超过800平方米的商店或超市也将重新开放。[2]

与一些欧洲邻国相比,此次疫情中德国的死亡率相对较低。这一现象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并使我们开始思考以下的问题:这些数据能否反映不同国家的疫情状况?如果可以的话,又能在多大程度上反映出不同国家的状况?为什么德国在此次新冠疫情中的表现如此出色?其他国家又可以从德国的抗疫过程中吸取哪些经验和教训?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新冠疫情死亡率的计算公式如下:累计当前死亡人数/当前确诊人数,这一数字反映了感染新冠病毒后死亡的概率。当前全世界新冠病毒死亡率超过4%,而很多欧洲国家的死亡率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首先,必须明确的是,各国的统计数据只能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该国的疫情状况。当前,各国的死亡率是根据官方报告数据中的死亡比例计算的,然而,由于技术上的延误和不同的数据来源,这些数字往往带有一定的滞后性。此外,检测的数量和由此产生的确诊病例数量对死亡率也有着巨大的影响:如果一个国家进行了大量的检测,那么该国轻微症状的确诊患者数量将相应增加,这会间接导致死亡率降低。关于德国低死亡率的一个解释就是,德国的检测人数远远多于其他欧洲国家。这也就意味着德国拥有更多没有症状或者具有轻度症状的确诊病例,而这一部分确诊病例的死亡率极低,从而拉低了德国的整体死亡率。其次,由于新冠疫情在各国爆发的时间不同,因此欧洲各国可能处于新冠疫情的不同发展阶段。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们采用统一的日期对各国的数据进行比较,是否能够充分反映出不同国家的情况?以德国为例,新冠疫情在德国的爆发日期和意大利不同,而且自疫情爆发以来,德国的死亡率呈逐步上升趋势,从最初的0.2%上升到目前的3.19%。而随着疫情的蔓延,这一数字还有可能进一步上升。所以,很明显,如果我们采用统一的日期来比较德国和意大利等国的疫情数据,这一比较并不能有效的说明问题。 

图1:部分欧洲国家新冠病毒确诊人数、死亡人数及死亡率比较(截止2020年4月20日)

本图由作者自行制作,数据来源于: Statista:Coronavirus (COVID-19) death rate in countries withconfirmed deaths and over1,000 reported cases as of April 20, 2020, by country.Available at: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1105914/coronavirus-death-rates-worldwide/

德国的疫情于2月底发生于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北威州),之后蔓延至整个德国。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以及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估计,新冠疫情的潜伏期一般为2-14天,因此,我们将各国第一例确诊病例出现后的第29天(即两个潜伏期后)作为该国的疫情爆发日期,也就是说,各国疫情爆发的日期各不相同,这样更符合疫情发展的实际情况。我们比较了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这四个欧洲国家疫情爆发后42天内(三个潜伏期)的感染(每100万人口的平均确诊病例)和死亡(每100万人口的平均死亡人数)曲线,我们将疫情爆发后的第14天、第28天和第42天的数据作为观察点。图2是感染曲线(每100万人口的平均确诊病例),图中横坐标的起点是各个国家疫情的爆发日期,这样有助于对疫情发展的相同阶段进行横向比较。纵坐标是每百万人中确诊病例的平均数,这样便于在不同人口基数的国家进行比较。从图2中可以看出,德国(蓝色曲线)新冠疫情爆发的速度和规模都与意大利(灰色曲线)非常接近,每百万人平均确诊病例曲线的上升趋势也非常相似。 

图2:部分欧洲国家感染曲线(每百万人口平均确诊病例)

本图由作者自行制作,数据来源于: 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Available at: https://www.ecdc.europa.eu/en/publications-data/download-todays-data-geographic-distribution-covid-19-cases-worldwide

从图3的死亡曲线(每100万人口的平均死亡数)中可以看出,德国每100万人口的平均死亡人数非常低。例如,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的第28天,德国每百万人中平均有1.122人死于该病,远远低于同期法国(5.699)、意大利(124.128)和西班牙(87.456)的平均死亡人数。

根据以上比较,德国的死亡率确实比其他几个欧洲国家低得多。虽然各国的死亡率会随着疫情的发展而逐渐增加,但基于总体数据来看,德国的死亡率仍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而且死亡曲线的攀升速度也相对较慢。在下一部分中,我们将着重对德国在抗击新冠疫情中死亡率相对较低的原因进行分析。

图3:部分欧洲国家死亡曲线(每百万人口的平均死亡数)

本图由作者自行制作,数据来源于: 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Control, Availableat: https://www.ecdc.europa.eu/en/publications-data/download-todays-data-geographic-distribution-covid-19-cases-worldwide

 二、造成德国低死亡率的主要原因分析

造成德国和一些欧洲邻国死亡率上产生差异的原因有很多。它不仅与各国传染病防控应急机制有关,还与国家的医疗卫生资源、医疗保险制度、经济和财政实力、社会文化环境等多方面的因素相关。综合世界卫生组织,德国防疫权威机构RKI(Das Robert Koch Institut)、德国联邦卫生部(BGM:Bundesministeriumfür Gesundheit)和德国媒体等不同渠道的信息,我们总结了造成德国低死亡率的五个主要原因。

(一)相对较年轻的感染者及德国较小的家庭规模

有人认为,意大利的死亡人数之所以如此之高,是因为意大利老龄人口相对较多,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新冠病毒的危险性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而德国感染者的平均年龄要低于意大利或西班牙等欧洲国家。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数据,德国大多数(70%)新冠确诊病例的年龄都在15岁至59岁之间。另一方面,根据意大利的报道,意大利36%的感染者年龄都在70岁以上。在多数情况下,更年轻也就意味着更具免疫力,更健康。据海德堡大学医院病毒学主任克劳斯里奇(Hans Georg Kr?usslich)的说法,很多在奥地利和意大利滑雪的德国年轻人受到新冠病毒的感染,所以一开始德国新冠疫情首先在滑雪者中间传播。[3]

图4:德国每10万人口已报告病例按年龄和性别分组(n=139248) (19/04/2020)

数据来源:Coronavirus Disease2019 (COVID-19) Daily Situation Report of theRobert Koch Institute 19/04/2020- UPDATED STATUS FOR GERMANY

根据中国的经验,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率在39岁以下人群中为0.2%,60-70岁为3.6%,70-79岁人群中为8%,80岁以上为14.8%。因此,受感染者的年龄越低,死亡率就越低,从这个角度来看,德国的低死亡率是很容易理解的。然而,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德国最初的感染者确实是年轻人,但鉴于德国是一个老龄化国家,几乎有四分之一的德国人口年龄都在60岁以上。根据中国经验,新冠病毒在老年人中的感染率和死亡率均较高。那么,为什么德国的老年人没有立即被受到感染的年轻人感染呢? 德国感染新冠病毒人口的年龄中位数为46岁,相对于意大利的63岁,要低的多。这一现象应归功于德国的家庭结构。根据联邦统计局2018年的数据,41.9% 的德国家庭由一人组成,33.8%的家庭由两人组成,只有不到25% 的德国家庭是由3人或3人以上组成的。而与德国相比,超过20% 的30岁至49岁的意大利人与父母同住,这一比例是德国人的两倍多。[4]除此之外,在疫情爆发的初期,德国就对老年人采取了非医疗干预措施,并建议年轻人不要探望老年人,以减少感染传播,重点保护老年人等高危群体。正是因为德国感染者的平均年龄较低,而且与意大利相比,德国的家庭规模较小,所以德国的死亡率一直得以保持在较低水平。 

图5: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率(按年龄分组) (截止11/02/2020)

数据来源: http://weekly.chinacdc.cn/en/article/id/e53946e2-c6c4-41e9-9a9b-fea8db1a8f51 

 

图6:德国各个规模的家庭占总家庭的比例(单位%) 

数据来源: https://www.destatis.de/EN/Themes/Society-Environment/Population/_Graphic/_Interactive/households-size.html;jsessionid=6D172456DF968EEAF2FD6722C6C15E0F.internet8721 

(二)早期大规模的病毒检测和及时而快速的行动

死亡率低的第二个原因要归功于德国各部门对新冠疫情采取了及时而快速的行动。德国相对较早开始重视新冠病毒,从而在病毒检测方面占据了优势。2020年1月,柏林查理特病毒学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Virology at the Berlin Charité)的科学家就开发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诊断测试方法。同时德国还拥有一个去中心化的诊断测试系统,遍布全国各地的实验室都可以独立地进行新冠病毒的诊断和测试,许多实验室在1月份病例数量仍然很低的情况下就开始了对新冠病毒的检测。德国实验室的分布密度较高,这使得在德国进行病毒检测比欧洲其他国家更容易。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数据,截至4月12日,德国遍布全国的实验室已经帮助该国完成了对1317887人的新冠病毒检测。在3月的第一周,德国对16万人进行了新冠病毒的检测。在3月的第三周,德国每周的检测能力已经达到了25万人,到第四周,每周的检测能力达到了40万人,进入4月后,德国仍然坚持每周对50万人进行新冠病毒检测。[5]与欧洲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相比,截至3月20日,意大利只有15万人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德国对新冠病毒的检测能力远远高于其欧洲邻国。一方面,大规模的病毒检测造成了统计数据上的异常:在意大利、西班牙等国,接受检测的主要是有明显症状、死亡风险较高的危重病人,而在德国,由于强大的检测能力,那些完全没有症状,但与感染者有过接触的人也要进行病毒检测,因此,有更多的轻微病例进入确诊病例的统计数据。另一方面,早期大规模的病毒检测也为德国带来了决定性的优势: 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尽早开始治疗,这增加感染者的生存机率。同时,也可以尽早对感染者进行隔离,避免感染更多的人。

图7:欧洲各国进行的新冠病毒检测数量(截至2020年4月15日)

数据来源: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1109066/coronavirus-testing-in-europe-by-country/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公共卫生水平的提高,德国把流行病防控作为国家的重要任务之一。德国有针对全球流行病国家防控计划(Nationaler Pandemieplan),各州也都有自己的流行病防控计划。2005年德国首次发布了国家流行病防控计划,此后每两年更新一次,最近一次更新是在2017年。其主要内容如下:向公众提供最新信息;实施强制报告;关闭幼儿园、学校等公共场所;禁止集会和大型活动;疫情检测措施;为公共场所消毒,增加病房;成立危机小组;观察并及时评估现状;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疫情计划等。这些措施在3月18日默克尔总理的电视讲话中也都得到了强调。除了早期大规模和去中心化的新冠病毒检测之外,德国较早的注意到了新冠疫情的发展,并对此采取了积极有效的措施,例如发布对养老院的禁令,跟踪密切接触者等等,这使得德国疫情在一开始就得到了较好的控制,并将死亡率控制在较低水平。新冠疫情在德国爆发之后,德国防疫权威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便发布了《国家流行病计划补充内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Erg?nzung zum NationalenPandemieplan-COVID-19-neuartige Cornaviruserkrankung),其内容包括相关的感染控制措施;对疫情持续的风险评估(疾病传播能力,严重程度、医疗系统负担等);病毒监测;个人防护;疫苗研制;抗体检测;向公众及时披露信息等。[6]

由于德国较早重视了新冠疫情的防控,并对病毒采取了大规模、去中心化的检测、同时还采取了隔离高危人群等强有力的快速反应措施,这才使得新冠疫情没有在德国造成大量死亡。同时,早期大规模、去中心化的病毒检测也使德国发现了许多无症状或轻微症状病例,使得确诊病例基数较大,从而导致在统计数据上呈现出较低的死亡率。

(三)充足且优质的医疗资源

是否拥有充足而优质的医疗资源是各个国家能否快速有效地抗击疫情的关键因素之一。德国在新冠疫情中的良好表现也应归功于其充足且优质的医疗资源。根据经合组织和欧盟统计局的数字,与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相比,德国在医疗资源方面拥有较大的优势,德国的医疗支出、医院数量、病床数量、呼吸机数量等医疗资源都要优于上述欧洲邻国。

医疗卫生保健支出是对用于医疗卫生保健领域经济资源的量化,也是衡量一个国家医疗资源的重要指标。以欧盟统计局2017年的数据(最新的数据)为例(见图8和图9):德国医疗卫生保健支出总额为3685.97亿欧元,人均医疗卫生保健支出为4459.36欧元。而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医疗卫生保健支出总额分别为1527.05亿欧元和1034.8862亿欧元,仅为德国的三分之一左右,人均医疗卫生保健支出分别为2252.52欧元,为2221.11欧元,仅为德国的一半。

图8:部分欧洲国家2017年医疗卫生保健支出总额(百万欧元)(截至2020年4月15日)

本图由作者自行制作,数据来源于:卫生保健总支出, https://ec.europa.eu/eurostat/databrowser/view/tps00207/default/table?lang=en

 

图9:部分欧洲国家2017年医疗卫生保健支出总额(人均欧元)(截至2020年4月15日)

本图由作者自行制作,数据来源于:卫生保健总支出, https://ec.europa.eu/eurostat/databrowser/view/tps00207/default/table?lang=en 

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造成了大量感染者,医院数量;医疗床位、病床密度、呼吸器数量等在抢救危重患者、降低总体死亡率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根据经合组织(OECD) 2017年的数据,德国的医院数量、病床总数、病床密度(平均每1000人拥有的病床数)、每10万人口拥有的重症监护病床数量和呼吸机数量远远高于一些欧洲邻国。且德国医疗资源的分布相对均衡,各地区之间的差距不是太大。拥有8000万人口的德国共有3084家不同规模的医院(见图10),而疫情严重的、拥有6000万人口的意大利,共有1063家医院,而此次疫情的另一重灾国西班牙(4700万人口)则只有777家医院,仅为德国的四分之一。

上述几个国家的医院病床数也存在显著差异。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见图11和图12),意大利共拥有192548张病床,病床密度(平均每1000人拥有的病床数)为3.2。西班牙的病床总数为138511张,病床密度为3。德国病床数为661448张,这一数据是意大利的3倍多,是西班牙的近5倍(4.77倍),同时德国的病床密度为8,是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近三倍。

重症监护病床是抗击新冠疫情中最关键的医疗资源。《重症监护医学杂志》(ICU Medicine journal)发表的一篇的论文(利用的是2012年的数据)显示,意大利平均每10万名居民的重症监护病床数量为12.5张(见图13),西班牙为9.7张,德国则为29.2张。近年来,随着医疗卫生水平的不断提升,意大利在新冠疫情前共有5000张重症监护病床,现在正在建造更多的重症病床,[7]而德国在疫情前约有28000张重症监护病床,现在约有40000张。[8]值得一提的是,德国不仅在整体的医疗资源上占据优势,而且德国医院及诊所还提前制定了针对新冠疫情的应急计划,增加了工作人员,推迟了非必要的手术时间,尽可能的为新冠疫情患者提供更多的病床。

图10:部分欧洲国家2017年医院总数

本图由作者自行制作,数据来源于:卫生保健资源, https://stats.oecd.org/viewhtml.aspx?datasetcode=HEALTH_REAC&lang=en

 

图11:部分欧洲国家2017年病床总数

本图由作者自行制作,数据来源于:卫生保健资源, https://stats.oecd.org/viewhtml.aspx?datasetcode=HEALTH_REAC&lang=en

 

图12:部分欧洲国家2017年病床密度(平均每1000人拥有的病床数) 

本图由作者自行制作,数据来源于:卫生保健资源, https://stats.oecd.org/viewhtml.aspx?datasetcode=HEALTH_REAC&lang=en

 

图13:部分欧洲国家平均每10万名居民的重症监护病床数量

本图由作者自行制作,数据来源于: https://www.researchgate.net/figure/Numbers-of-critical-care-beds-corrected-for-size-of-population-per-100-000-inhabitants_fig1_229013572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德国共有28000张重症监护病床,其中20000张配有呼吸机。根据德国医院联合会(DKG:Deutsche Krankenhaus Gesellschaft)的数据,目前,这些病床中的70-80%已经被占用。同时现在德国的重症监护病床已经增加到40000张,呼吸机数量也增加到30000台。[9]与德国相比,法国可用的呼吸机数量只有大约5000台。[10]此外,德国还可以向其国内医疗公司订购生产更多的呼吸机。例如,世界最大的呼吸机生产商德拉格(Dr?gerwerk AG&Co.KGaA)的首席执行官斯蒂芬·德拉格(StefanDr?ger)就表示,德国政府在3月中旬已向该公司订购了10000台呼吸机和其他医疗设备,并表示目前该批设备已准备就绪。[11]

疫情期间,医疗资源挤兑是导致死亡率激增的主要原因。随着新冠疫情在德国的传播,确诊病例数量日益增加,但医疗资源挤兑现象尚未出现,部分原因是由于德国确诊病例的分布相对均匀。德国人口大多生活在中小城市,人口超过百万的大城市只有4个(柏林、汉堡、慕尼黑、科隆)。因此,在疫情中,虽然确诊病例快速增长,但是德国并没有出现像纽约和伦巴第那样的医疗资源挤兑,从而导致死亡率激增的现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德国各地医疗资源分布相对均衡,医疗资源的差距也不很大。例如,如果从各州人口比例来看,德国各州的呼吸机数量并没有很大差别。

虽然德国的医疗资源相对充足,与一些欧洲邻国相比也有很大优势,但德国的医疗体系远非完美。实际上,还存在着很多的不足之处,例如医务人员的短缺等,我们将在本文的结论部分对此进行讨论。

图14:德国139897例确诊病例数量和累积发生率(每100,000人口)在各联邦州和县的分布

 

数据来源: CoronavirusDisease 2019(COVID-19)DailySituation Report of the Robert KochInstitute19/04/2020 - UPDATED STATUS FORGERMANY 

(四)高效的医疗体系

德国的医疗保险制度是世界上最古老和较为完善的医疗保险制度之一,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德国的医疗保险制度主要是基于团结的原则,由两大部分组成:法定医疗保险(GKV:Gesetzliche Krankenversicherung)和私人医疗保险(PKV:PrivateKrankenverisicherung)。所有参加法定医疗保险的人,不论其经济状况如何,都能得到同等的医疗卫生保健服务。[12]年收入不超过62550欧元(即平均每月收入€5,212.50欧元,2020年标准)的人都有义务参加法定医疗保险。[13]德国法律规定,年收入低于这一标准的人也必须支付相同的保费。2020年德国政府规定的法定医疗保险费比例为收入的14.6%(一般为14.6%,各州或有不同),即每月法定医疗保险费=收入*14.6%,由雇主和员工各支付一半。[14]如果年收入超过62550欧元,则可以自愿选择加入法定医疗保险或参加私人医疗保险。其他一些群体,例如公务员和自由职业者,无论其收入如何也可以参加这类保险。[15]根据德国官方数据,德国有7000多万居民(约占总人口的90%)都选择参加法定医疗保险。法定医疗保险的保障范围相当全面,根据政府规定,法定医疗保险必须提供全面的医疗保障,一般来说,法定医疗保险的保障主要包括:医生服务(普通和专科医生门诊),医院门急诊和住院医疗、牙科医疗、精神疾病医疗、处方药和辅助医疗品、生育、患病津贴、康复医疗等。[16]

医生在德语中被称为?rzte,德语中的Hausarzt相当于全科医生或初级保健医生。在德国的医疗体系下,病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医生。德国的医院一般可以分为以下三种类型:由地方和地区运营的公立医院(offentliche Krankenhauser);由德国红十字会或慈善机构组织运营的非盈利性医院(freigemeinnutzige Krankenhauser)以及私立医院(Privatkrankenhauser)。德国的家庭医生制度已经非常普及和成熟了。一般人生病的时候,他们通常会去看家庭医生。而不是先去医院。如果病情需要专家进行进一步诊断和治疗,家庭医生会给你开一个单子,让你去看专家。而且这些专家也大多不在医院里,而是在他们自己的小诊所里,这些小诊所分布在各个社区。经过专家的诊断和治疗后,只有少数的重症患者需要去大医院。德国医疗系统的这种分流是大家一直习以为常的,在新冠疫情流行期间,大多数症状轻微的患者会首先联系他们的家庭医生,然后按照医生的指示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在隔离期,如果症状出现改变,他们会随时与自己的家庭医生进行沟通。在家庭医生的参与下,大部分病情轻微的患者都得到了诊断和治疗建议,而不需要进行住院治疗,这就大大减轻了住院医生的压力。

德国的联邦制结构,特别是其医疗卫生系统的分散结构减少了新冠疫情期间医疗资源的挤兑、提高了救治效率。德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分16个州。卫生同教育一样,都属于各个州的管辖范围。德语称之为L?ndersache。联邦卫生部不能直接插手各州的卫生事务。它的权力被《基本法》限制在权力的笼子里。卫生系统的三个层次(联邦,州和地方)分工明确,并各自依法履行自身的职责。面对大量感染者,三级卫生系统工作人员采取了积极行动。同时,联邦和州政府以及地方行政机构和研究机构(如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保持联系,三级卫生系统同时行动,这就大大缩短了应急响应时间,而在抗疫过程中,时间往往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德国三级卫生系统的协调合作,以及医疗体系的分散结构(例如家庭医生制度),是德国在此次疫情中尚未出现医疗资源挤兑现象的重要原因,也使得德国的医疗体系在危机中仍然能够正常高效的运转。

(五)公民社会和政治共识的作用

3月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发表了一次罕见的关于冠状病毒的全国性电视讲话,此系默克尔担任总理14年来,除传统的新年电视讲话外,首次就特殊状况发表电视讲话。她在讲话中强调,新冠病毒疫情是德国自二战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希望大家都能够严肃对待,“只有勠力同心,我们才能应对挑战”。因此,她希望每个公民都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并呼吁国民遵守政府的一系列建议,暂时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在德国政界精英(例如卫生部长斯潘(Spahn)就呼吁民众增强个人责任感,暂时放弃音乐会和球赛)、科学家(例如德豪斯腾(Drosten)敦促人们在自己的私人领域采取负责任的行动,保护年长的家庭成员)、社会名流和白衣天使(我们在这里照顾你们, 你们要为我们待在家里)的呼吁下,德国社会逐渐形成共识:感染者遵从政府和医生的建议,居家隔离,不与老人进行接触;各社会群体也积极为抗击疫情作出贡献,例如,医学系大学生团体志愿奔赴一线,为医院的医务人员提供支持和帮助。在此过程中,社交媒体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成为社会群体聚集和行动的重要平台。各社会团体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开展各种公益活动,为困难群体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如帮助老人购买生活必需品等。

此次疫情无疑是对德国联邦政治制度危机处理能力的一次挑战,在此次抗击疫情的斗争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各政党和政府机构都暂时摒弃了意识形态和政治主张的藩篱,团结合作,共同应对“自二战以来德国面临的最大挑战”,绿党等反对党也积极为抗疫献言献策,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也一直采取严厉措施阻止新冠病毒的蔓延。现任执政联盟联盟党(CDU / CSU) 和社民党(SPD)自2018年7月以来,首次取得超过半数的民调支持率。[17]在政策协调方面,联邦层面已经成立跨部委的危机指挥部,每两周进行会面协调政策。在经济领域,德国大联合政府推出了应对新冠疫情经济援助措施。联邦参议院和联邦议院在此次危机中也展现出了超高的效率。3月27日,德国1560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9%)的经济纾困计划已由总统签署,并正式生效,为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和个人提供财政援助。[18]

三、结论

德国的低死亡率是多种因素和多方合力共同作用的结果。在文章中,我们总结了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些原因。从意大利和奥地利的滑雪胜地回来的感染者较为年轻,健康状况相对良好,抵抗力也更强。因此,即使他们被感染了新冠病毒,他们也大多是轻度患者,不属于高危群体。与此同时,德国的家庭规模相对较小,降低了家庭成员之间相互感染的可能性。且德国较早开展了去中心化的大规模病毒检测,并在全国范围内迅速开展了防疫工作。最重要的是与欧洲一些国家相比,德国拥有充足、优质的医疗资源,联邦、州和地方三级卫生系统高效运行。最后在此次危机中,德国公民社会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各党派暂时达成了团结一致抗击疫情的政治共识。

随着疫情的发展,德国的死亡率可能会继续上升。例如,德国的死亡率从最初的0.2%上升到目前的3.19%(截至2020年4月20日)。原因在于,首先,德国是一个老龄化国家,人口老龄化程度很高,21.4%的德国人口年龄都在65岁以上,这一比例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比较少见的。且老年人在此次疫情中属于高危群体,德国目前的死亡中位数为82岁。如果老年人感染率上升,则德国后期的死亡率可能还会继续上升。其次,德国的医疗体系远非完善。如上所述,合格的医生和护士的缺口是德国公共卫生系统面临的巨大挑战。目前,新冠疫情已经导致德国部分医院医生和护理人员的过度工作,而且德国一些医院仍然存在防护设备如面罩、防护服和消毒剂缺乏的现象。[19]对此现在也有多讨论,社会团体也有很多活动,比如医学系大学生团体自愿去支援等。但是德国医疗系统内部人员的短缺是一个长期困扰德国社会各界的问题,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还需要德国进行社会政策、医疗卫生政策、教育培训政策和移民政策等政策领域的整体调整和改革。最后,在德国联邦体制下,虽然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团结合作,共抗疫情,但是鉴于各州感染情况不同,联邦和各州为应对疫情所采取的措施上仍存在一些分歧。例如,在3月22日的一次视频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各州州长通过了控制新冠疫情进一步扩散的新措施。这些新措施引起了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之间关于进一步采取措施抗击疫情的明显分歧,特别是在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Markus S?der)和北威州州长拉舍特(Armin Laschet)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分歧。[20]

尽管德国目前的死亡率确实相对较低,但德国疫情未来的趋势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一方面,德国总理默克尔在4月15日宣布,将社交限制延长至5月3日,学校将从5月3日开始逐步复课,商店也可能重新开放。然而,我们必须意识到,由于这些“解封”措施,新冠病毒可能再次在德国大面积传播。默克尔也在4月20日的一次讲话中呼吁民众和各州政府继续对疫情保持最高度的警惕,还警告称:“解封”必须采取分步骤、慢速和审慎的方式,否则若不慎令疫情快速蔓延,则不可避免将再次实施“封城”。另一方面,尽管新冠疫情在德国存在继续传播的风险,但与一些欧洲邻国相比,德国在医疗资源、研发能力、经济实力、政府危机管理能力等方面的优势,使德国的防控形势上相对乐观。同时,随着疫苗研发和大规模的新冠病毒抗体检测,我们不能排除在不久的将来,疫情在德国得到控制的可能性,德国疫情的后续发展仍有待观察。

当新冠病毒刚开始在欧洲肆虐之时,欧洲国家皆是“个人自扫门前雪”的状态。但经过最初的恐慌之后,欧洲团结被一再强调。在此次抗击新冠疫情的过程中,德国取得了相对较低的死亡率且拥有较为充足的医疗资源,作为疫情重灾国的邻国,德国发挥了欧洲团结的精神,在2020年3月,德国就已经开始收治意大利和法国的重症病人。除此之外,德国还向意大利提供了呼吸机等医疗设备。德国和法国的政界人士不断呼吁欧洲国家共同努力,加强欧洲团结。在新冠病毒对全球经济和社会产生严重影响的情况下,欧洲国家的团结与合作或将为近年来停滞不前的欧洲一体化进程带来一丝曙光。

 

(联系 杨解朴:yangxp@cass.org.cn)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微信公众号

 

[1] Statista,“Coronavirus(COVID-20) death rate in countries with confirmed deaths and over1,000 reportedcases as of April 20, 2020”,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1105914/coronavirus-death-rates-worldwide/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2] Die Bundesregierung,„Wir müssen ganzkonzentriert weiter machen“, https://www.bundeskanzlerin.de/bkin-de/aktuelles/bundlaender-corona-1744306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3]DERTAGESSPIEGEL,„Warum dieZahl der Toten in Deutschland vergleichsweise niedrigist“, https://www.tagesspiegel.de/wissen/drei-erklaerungsversuche-fuer-erstaunliche-corona-zahlen-warum-die-zahl-der-toten-in-deutschland-vergleichsweise-niedrig-ist/25726578.html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4] Bloomberg, “CoronavirusLessDeadly in Germany Because of Youthful Patients”,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3-24/coronavirus-less-deadly-in-germany-because-of-youthful-patients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5] Euronews, “Germany‘increasesits COVID-19 tests to 500,000 per week’”, https://www.euronews.com/2020/03/27/germany-increases-its-covid-19-tests-to-500-000-per-week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6] RKI, „ErgänzungzumNationalen Pandemieplan – COVID-19 – neuartige Coronaviruserkrankung“,  https://www.rki.de/DE/Content/InfAZ/N/Neuartiges_Coronavirus/Ergaenzung_Pandemieplan_Covid.pdf?__blob=publicationFile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7] Tagesspiegel, „WarumdieZahl der Toten in Deutschland vergleichsweise niedrig ist“, https://www.tagesspiegel.de/wissen/drei-erklaerungsversuche-fuer-erstaunliche-corona-zahlen-warum-die-zahl-der-toten-in-deutschland-vergleichsweise-niedrig-ist/25726578.html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8]DKG,„Coronavirus: Faktenund Infos“, https://www.dkgev.de/dkg/coronavirus-fakten-und-infos/ ,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9] DKG, „Coronavirus:Faktenund Infos“, https://www.dkgev.de/dkg/coronavirus-fakten-und-infos/ ,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10] The New York Times,“Germany HasMore Than Enough Ventilators. It Should Share Them,”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17/opinion/coronavirus-europe-germany.html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11] Bloomberg, “Sharesof a GermanVentilator Manufacturer Are Soaring”,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3-30/a-ventilator-maker-is-germany-s-best-performing-stock-this-year ,lastaccessedon 20 April 2020.

[12] GERMANY HEALTHINSURANCE SYSTEM, https://www.germanyhis.com/de/ ,last 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13] Krankenversicherung,„Wie hat sich dieBeitragsbemessungsgrenze und Versicherungspflichgrenzeentwickelt?“, https://www.krankenversicherung.net/beitragsbemessungsgrenze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14] Krankenversicherung,„Wie hoch ist derKrankenkassenbeitrag 2020?“, https://www.krankenversicherung.net/krankenkassenbeitrag ,last accessed on 20April 2020.

[15] Krankenversicherung,„Private Kranken--versicherung:Voraus-setzungen, Gesundheits-fragen,Leistungen im Vergleich“, https://www.krankenversicherung.net ,last 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16] GERMANY HEALTHINSURANCE SYSTEM, https://www.germanyhis.com/de/ ,last 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17] Infratest dimap,Umfragen &Analysen, https://www.infratest-dimap.de/umfragen-analysen/bundesweit/ard[17]deutschlandtrend/2020/april/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18] IMF, Key PolicyResponses of Germany asof April 16, 2020, https://www.imf.org/en/Topics/imf-and[18]covid19/Policy-Responses-to-COVID-19#G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19] World Socialist,“German hospitalsbecome COVID-19 hotspots for health care workers”,  https://www.wsws.org/en/articles/2020/04/11/hosp-a11.html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20] DeutschlandfunkNova,“Kontaktsperre:Die neuen Regeln”, https://www.deutschlandfunknova.de/beitrag/kontaktsperre-gegen-covid-19-neue-regeln-von-bund-und-ländern ,lastaccessed on 20 April 2020.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