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江时学:欧洲一体化并未罹患“疲劳症”
作者:江时学 |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 更新时间:2014-06-30 10:18:45

    欧洲债务危机的久拖不决曾使欧洲的一些政治家和媒体对欧洲一体化进程产生了疑虑。例如,欧洲议会前议长何塞普•博雷利在2011年5月的一次访谈中说,欧洲遇到了“一体化疲劳症”,其根源与政治意愿的缺失有关。路透社的一篇文章(2013年10月25日)也写道,面对债务危机,欧元区各成员国在政策领域开展了很好的合作,但是,随着债务危机形势的好转,各国政府似乎不再愿意出让其权力了。因此,“欧元区正在遭受一体化疲劳症(integration fatigure)之苦。”

    对欧洲一体化进程的上述判断是片面的。尤其在“后危机”时代,欧洲一体化进程有望继续有力地推进,称欧洲一体化进程罹患“疲劳症”的判断不符合事实。

    诚然,欧洲债务危机的经济代价是巨大的,但这一危机也产生了意料不到的积极效果,即欧洲一体化进程不仅没有停止,反而在稳步推进。正如德国总理默克尔所言,面对债务危机,欧洲需要更多的一体化,而非削弱一体化。

    近几年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成就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事实:

    一是向希腊等国提供纾困。尽管欧盟在危机初期的动作是犹豫不决的,但在形势变得岌岌可危时,欧盟最终还是成功地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中央银行组成了“三驾马车”,向希腊等国提供纾困。可以想象,如果希腊等国得不到“三驾马车”的纾困,债务危机形势会进一步恶化,希腊等国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极大,欧元区的崩溃是难以避免的。

    二是加强经济治理。欧盟成员国认识到,债务危机的爆发既与美国次贷危机诱发的国际金融危机有关,也与欧盟的一系列内部因素有关,其中之一就是经济治理软化,导致希腊等国不能严格遵守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确定的3%和60%的上限。因此,为强化经济治理,欧盟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欧洲学期”、财政契约、“六部法”以及宏观经济失衡的预警机制。

    三是建立银行业联盟的步伐不断加快。2012年5月30日,欧盟提出,为构建一个“完整”的经济与货币联盟,有必要建立一个银行业联盟。根据欧盟的设想,这一银行业联盟应该包括以下三个“统一”:对欧盟的约6000家银行实行单统一监管机制;对陷入危机的银行实施统一的解决方案;实施统一的存款保险制度。2013年3月19日,欧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同意在欧元区内建立统一监管机制。9月12日,欧洲议会通过了欧盟委员会提出的建立单一监管机制的动议,从而在法律上为银行业联盟的出台铺平了道路。2013年10月15日,欧盟理事会通过决议,批准欧洲中央银行自2014年11月4日起承担单一监管的职能。这意味着银行业联盟的第一个“统一”终于成型了。2013年12月18日,欧盟财政部长会议终于决定,由银行业在未来的10年时间内用自有资金构建一个总额为550亿欧元的单一清算基金,以拯救今后可能会陷入困境的银行。翌日举行的欧盟峰会通过了这一决定。这意味着银行业联盟的第二个“统一”也有了眉目。

    四是欧元区的规模在扩大。2013年6月5日,欧盟委员会同意拉脱维亚在2014年1月1日加入欧元区。2014年元旦,拉脱维亚正式加入了欧元区,成为欧元区的第18个成员国。据报道,最后一个波罗的海国家立陶宛正在争取于2015年加入欧元区。英国《卫报》的一篇文章指出,“拉脱维亚加入欧元区足以使布鲁塞尔的欧盟官员能在元旦举杯庆贺。一年半之前,希腊可能会退出充满风险的欧元区,而一年半后,欧元区却在庆祝欧元区的壮大,欧元区没有分崩离析。”

    五是欧盟成员国在扩大。克罗地亚于2013年7月1日正式加入欧盟,成为其第28个成员国。这是欧盟的第七次扩大。此前,欧盟早已同意给予塞尔维亚欧盟候选成员国地位,也同意与黑山启动“入盟”谈判。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近几年的欧洲一体化进程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危机推动(crisis-driven)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欧洲债务危机结束后欧洲一体化进程就失去了动力,就会停滞不前。相反,在“后危机”时代,欧洲一体化有望继续稳步推进,因为它已成为一种势不可挡的历史潮流。“一体化疲劳症”似乎是言过其实了。

    第二,在“后危机”时代,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推进也将伴随着所谓“双速欧洲”这一现象。 “双速欧洲”有两种不同的含义:一是指不同国家对欧洲一体化的态度、立场、兴趣和热情不同,因此参与一体化的程度也不同。二是指欧盟或欧元区内不同国家的经济结构、宏观经济形势、国际竞争力、对外贸易的活力、债务负担和财政赤字有着显著的差别,从而导致南欧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不及北欧国家。

    第三,英国退出欧盟的可能性不大。英国首相卡梅伦在2013年1月23日表示,如果他领导的保守党在2015年再次当选,英国将于2017年底之前就是否退出欧盟这一问题进行全民公决。他还说,“英国人对欧盟的失望与日俱增,所以,今后仅仅要求英国接受欧盟作出的所有决定,无异于加快英国离开欧盟的步伐。”但是,英国最终是否退出欧盟,还将取决于多方面的重要因素。迄今为止,我们难以得出英国必然会退出欧盟的结论。事实上,卡梅伦本人也表示,他并不希望英国退出欧盟。

    (联系 江时学:jiangsx@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