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曹慧:意大利新政府“宿敌结盟”藏隐忧
作者:曹慧 | 文章来源:《环球》杂志2019年9月18日第19期 | 更新时间:2019-10-10 14:59:00

对于意大利未来的政局走向,或者正如其前总理伦齐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言,“一切皆有可能”。

意大利8月的政局变化,如坐过山车。8月初,副总理兼内政部部长、联盟党领袖萨尔维尼在参议院提出对孔特政府的不信任动议,随后参议院审议不信任动议,总理孔特辞职,历经88天才组阁成功、刚运行14个月的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联合政府倒台。

随后,意大利总统再次授权孔特组建五星运动党和民主党联合新政府。五星运动党与民主党成功结盟、组成新联合政府的举动超出了外界普遍预期,媒体称这对政坛宿敌成功组建执政联盟“不寻常”。而多项民意调查结果则显示,超过半数意大利受访者对新政府“保留负面评价”。

拧巴的新联盟

无论如何,短时期内,此次结盟可化解两党各自因政府倒台、提前大选带来的不利处境。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com”欧洲版消息,截至9月4日,联盟党支持率高居第一,达33%;民主党为23%;五星运动党为20%;意大利力量党和意大利兄弟党为7%。

这意味着,如果提前举行大选的话,联盟党几乎可以毫无悬念地胜出。意大利下一轮议会选举将可能产生以极右翼为主的民粹主义联合政府。这或将创欧盟6个创始国之先。

“反萨尔维尼”成为民主党和五星运动党合作的基点。民主党前领袖伦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党愿意搁置分歧,与五星运动党结盟的关键因素是两党拥有反对联盟党领袖萨尔维尼的立场。民主党认为,萨尔维尼主推的移民政策以及与欧盟的恶劣关系正在损害意大利的国内团结及意大利在欧盟的信誉。

对五星运动党而言,该党已经受够了联盟党在组阁、对欧关系、意法高铁项目等议题上的“任性”。萨尔维尼向参议院发起针对孔特的不信任案彻底撕裂了两党合作。对于五星运动党与民主党的结盟,萨尔维尼认为,这种“拉仇恨”的做法不利于意大利政治环境的健康发展。

民主党与五星运动党的合作依然暗潮涌动。从政党光谱上看,五星运动党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左翼政党。其政治纲领既有提倡基本收入保障、保护环境和增加社保福利等左翼主张,又有反移民和减税等右翼立场。

实际上,五星运动党依赖这种“大杂烩”式的政治主张,在短时期内吸收了大量中左、中右翼党员,把部分游离于政治生活以外的意大利民众重新拉回到投票站,尤其是在南方地区。而这些地区传统上大多偏向于中左翼民主党。

2018年大选中,五星运动党依靠南方“票仓”、以超出民主党近10个百分点的优势获得压倒性胜利。从某种意义上说,五星运动党的崛起弱化了民主党势力,加剧了该党的内部分化态势。

虽然成立仅10年,但五星运动党与民主党积怨已深。以2016年修宪公投为例,在发起“反对”的阵营中,五星运动党将修宪公投演变为“反伦齐”运动,加剧了民主党内部分裂以及选民的流失。

在同年举行的地方选举中,五星运动党一举“拿下”民主党长期盘踞的罗马和都灵两市,给民主党带来重创。在国内政策上,民主党反对五星运动党倡议的贫困家庭收入保障计划。在对欧关系上,两党也政见相左:民主党挺欧,五星运动党疑欧。

新政府压力重重

意大利中间政党势力下滑,极右翼政党和反建制的五星运动党势力上升,成为不争的事实。上世纪90年代,以北方联盟(联盟党前身)为主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曾在意大利政坛掀起过“波澜”,并以小党的身份数次进入过贝卢斯科尼主持的联合政府。

如今,以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为代表的民粹主义在该国重新抬头。2018年大选创造了中间派政党自二战以来最差的选举纪录,尤其是中左翼民主党。在传统的“红色地带”,即艾米丽亚-罗马涅、托斯卡纳、翁布里亚、马尔凯等大区,民主党和自由与平等党的支持率不尽如人意。在个别地区,民主党自1970年以来不间断的执政纪录也被极右翼政党和五星运动党打破。

当前形势下,新政府面临多重挑战。

首先,新政府需要在10月完成该国2020年度预算计划的制定工作,并获得意议会两院和欧盟委员会的通过。意大利预算计划的主要问题是,如何筹措为避免增值税升高而需的财政资金?

现行法律规定,如果没有任何干预措施,从明年1月起,意大利增值税将大幅上涨,最高至25.2%。五星运动党-联盟党联合政府此前曾允诺明年不涨增值税。但该政府已倒台,新政府需筹措资金,才能避免明年可能出现的增值税上涨危机。

过去数年,意大利多届政府均以“财政拨款”方式避免增值税上涨。而根据预算法案,意大利明年需要增长的总增值税收约为230.7亿欧元。这意味着,该国政府需拨款230.7亿欧元,才能避免明年因增值税上升带来的物价上涨。

其次,联盟党的“破局”能力依然强劲。自与五星运动党组阁14个月以来,联盟党的人气呈急速上升态势。在2019年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联盟党一跃成为意大利第一大党,并成为欧洲议会的主要政党之一。

在国内,与一年前相比,两党形势发生反转。依靠较高的支持率,联盟党试图将五星运动党和民主党新政府拖倒,提前举行大选。相比之下,五星运动党的支持率则从一年前的32%降至20%。

虽然五星运动党和民主党新联合政府在众议院拥有相对“舒适”的多数派地位,但在参议院,其多数派地位优势非常微弱。这意味着意大利独特的议会两院同等权力的机构设置,将为联盟党再次通过对孔特新政府发起不信任动议、使其倒台提供了空间。

对于意大利未来的政局走向,或者正如其前总理伦齐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言,“一切皆有可能”。

欧洲民粹新态势

五星运动党和民主党9月3日发布26点共同政策主张,将2020财政年度扩张性预算列为新政府的首要议程,但承诺不会危及公共财政。两党强调社会公正,承诺引入最低工资,避免明年1月提高增值税,还承诺增加教育、科学研究和社会福利方面的支出。

同时,两党承诺将向欧盟施加压力,以减轻意大利、希腊、西班牙和马耳他等“前线”国家应对移民潮的压力。路透社报道,意大利政坛持续一个月的政治危机以一个更加亲欧的政府上台收尾,金融市场反应良好。

一些分析认为,预期意大利新政府将致力于改善意大利与欧盟的关系,并就移民事务采取温和立场。而作为欧洲民粹主义试验田之一,意大利政府变局引发了新一轮有关欧洲民粹主义的探讨。

在欧盟层面,虽然民粹政党未能在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爆冷”夺得更多席位,但其发展势头依然强劲,已成为左右欧盟政治生活的重要力量之一。

与5年前相比,民粹政党尤其是极右翼政党,如意大利联盟党、法国国民联盟、德国选择党等,将疑欧、反欧立场转变为主要聚焦在反移民上。虽然民粹政党的竞选主张各不相同,但其在本次欧洲议会选举中也找到了共同立场,即要求将权力回归成员国、建立更严格的欧盟边境控制制度等。

从原来的单打独斗,到如今形成政党间合作机制,民粹势力正逼近欧盟政治权力的中心。依靠此战略,联盟党、国民联盟分别成为在欧洲议会拥有最多席位的意大利、法国第一大党。

在成员国层面,部分民粹政党已发展成为各自国家的主要政治力量,意大利联盟党就是一个例子。再如9月初的德国萨克森州和勃兰登堡州选举中,极右翼德国选择党在这两个州都排名第二,打击了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的执政联盟。

在对外贸易上,贸易保护主义上升将成为民粹政党在欧洲议会势力增强后的直接后果之一。由于欧洲议会在贸易领域立法方面拥有否决权,因此,民粹势力的上升对欧盟未来对外贸易政策的发展至关重要。欧洲议会曾经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以及欧盟与韩国、加拿大、美国、新加坡等进行的自由贸易谈判中,起到关键的“阻力”作用。

不过,据欧洲选举观察组织(VoteWatch Europe)分析,未来在欧洲议会中,贸易领域中的投票均势整体应不会出现较大改变。波兰法律与公正党、德国选择党、意大利五星运动党等会在一定程度上支持欧盟的自由贸易政策。

欧洲外交事务理事会(ECFR)发布的智库报告指出,即使中间派政党在欧洲议会中占多数地位,但未来欧盟新的国际贸易协定注定会因欧洲议会的民粹势力而受阻。

 

(联系 曹慧:caohui@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