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敏:曲折的欧洲一体化道路

作者:张敏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更新时间:2017-05-16 10:43:00

近十年来,受国际金融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冲击,欧洲一体化遭遇内忧外困,始终在蹒跚中前行。英国公投“脱欧”让即将摆脱经济衰退、步入复苏轨道的欧盟成员国又面临新的难题。2017年3月14日英国“脱欧”法案获得英国议会上下两院正式通过,为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计划于2017年3月底启动“脱欧”程序扫清了最后一道障碍。

欧盟未来何去何从?前景何在?2017年3月1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就《欧盟的未来白皮书》发表讲话,阐述了欧盟未来的五种发展前景:第一,维持欧盟现状方案,专注于实施和升级各项积极的改革议程;第二,保留欧洲统一大市场:成员国只专注于深化单一市场;第三,实行多速欧洲方案,可在一些特定领域深化一体化;第四,欧盟将专注一些特定领域内的深度一体化;第五,迈向未来欧洲联邦,推进所有领域的一体化。

综合考虑现实性和长远性,在上述欧盟前景的五种方案中,第五种方案是欧盟一体化的最高境界,落实到位或许遥遥无期。因为只有成员国最大程度地让渡主权,才能建立未来欧洲联邦。包括实现区内货币、财政政策、司法制度和对外防务等诸多方面的完全统一,这些都是通向未来欧洲联邦难以逾越的障碍。

第四种方案强调特定领域的深化过程,但实际操作起来面临许多难题。如欧盟一直致力于欧洲经济货币联盟建设。计划于2017年6月30日之前达到欧洲经济货币联盟建设的第一阶段目标,即加强区域聚合,完成银行业联盟、启动资本市场联盟建设。从实际进展情况看,银行业联盟建设面临着财政政策不统一、各国利益分歧难以协调等问题,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欧洲经济货币并非易事。

至于第三种方案,倡导多速发展并非新的提法。前欧盟委员会主席德洛尔曾提出过“双速欧洲”的设想,但这一方案因欧共体内部一直分歧较大而被搁置。尽管欧盟国家努力寻求步调一致,但自创建以来, 欧共体始终无法以同一步调匀速前行。2004年欧盟一次性吸纳了10个中东欧国家入盟,欧盟成员国的多速发展现状日益凸显,东扩让区域内部差异从南北差异发展为东西差异。欧盟东扩造成欧盟人口剧增,但欧盟在世界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却下降了。欧盟东扩后,2004年欧盟的GDP占世界份额为31.4%,但 2014年欧盟总的GDP占世界比重下降为23.8%。欧盟应对外部冲击能力明显减弱,造成欧洲债务危机持续发酵,严重拖累英、法、德等国家。未来多速发展方案能否得到欧盟27国的一致认同,尚是未知数。

第二种方案若要倒退到欧洲单一市场阶段,欧元区将不复存在。倒退操作难度更大,相当于欧盟一体化进程的真正逆转。1999年1月1日欧元区建立,到2002年1月1日正式流通欧元,取消成员国本国货币。在三年过渡期内,为实现货币转换,欧元区国家在更新观念、创新机制、加大设施投入等方面,均作出了不可逆转的尝试。

为了提振欧盟联合信心,遏制离心趋势蔓延,目前维持现状的第一种方案或许更可行。在商定与英国新型伙伴关系之前,渐进式推进欧洲一体化。容克上任后提出了十大发展目标,其中优先推进的三大计划,即欧洲投资计划、能源联盟、数字一体化的建设均面临各种阻力。欧洲投资计划重在解决欧盟内投资严重不足问题,采用创新融资方式,实现投资总规模高达3150亿欧元。按照预设进度,2017年应是完成欧洲投资计划的目标之年,但受英国“脱欧”、欧洲难民危机等负面因素干扰,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撬动公共与私人资金规模有限,大约只有一半左右的资金(1600亿欧元)投入使用,多数项目仍在建设中。

迄今为止,容克并未明确表态他将支持哪一种方案,只是希望欧洲议会、成员国政府及民众积极参与到事关欧盟前途命运的大讨论中。为此,借庆祝《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之际, 2017年3月25日欧盟27国领导人齐聚意大利罗马。会后发表的《罗马宣言》以“欧洲我们共同的未来”为主题,向外界释放了欧盟面临着来自全球和区域内的严峻挑战,当今世界快速变化和各种力量重组为欧盟一体化发展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因素。只有积极应对,才能保障成员国公民安全和迎接新的发展机遇。

如今英国已经启动“脱欧”程序,欧盟正在开展关于“欧盟未来前途”的大讨论。首先,在这个承上启下的节点,欧盟正在努力扭转被动局面,积极争取在与英国的“脱欧”谈判中掌握主动权,消除英国“脱欧”对欧盟其他成员国造成的负面影响和潜在的连锁反应。4月5日,欧洲议会以516票赞成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一项决议,为英国“脱欧”谈判划上“红线”。这一协议坚持了欧洲理事会2017年3月31日公布的《英国“脱欧”指导方针草案》中的原则立场,强调两个阶段的谈判原则:英欧先谈拢“脱欧”协议,之后再达成贸易协议,旨在打消英国之前设想“脱欧”谈判与贸易关系谈判同步进行。接下来的谈判环节会涉及大量细节问题,英欧之间的分歧和摩擦将在所难免,掌握主动才是谈判成功的关键。

其次,英国正式启动“脱欧”程序,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欧盟成员国核心层影响力的下降和欧盟凝聚力的减弱。尽快构筑新的核心成员国,是推动欧盟深化的必要前提。与欧共体初建阶段相比,“法德轴心”在欧盟中的核心作用明显减弱,特别是德国在难民政策上的失误,法国极端右翼势力上升等因素,均拖累了欧盟一体化进程。形成新的核心集团,可以依靠欧盟一体化的坚定支持国,目前欧盟已在这方面进行了尝试。

再次,加强欧盟各领域治理能力和水平,有助于促进内部团结,提升欧盟凝聚力。当前欧盟治理的重点领域是:亟待调整和改革欧盟摊派机制,减少欧盟机构臃肿、办事效率低下问题。1995年以来,欧盟成员国每年向欧盟上缴的预算摊派费相当于本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经济形势好于预期的年份,成员国还要补缴款项。今后改革预算摊派机制的方向是努力平衡成员国之间的责权利关系,避免欧盟被分化为“援助国”与“受援国”,解决成员国在利益得失上的痛苦纠结,有效防范类似英国这样的长期净分摊国,逐一与欧盟渐行渐远。

欧洲联合梦想的实现,需要真正树立欧盟公民意识,不断凝聚欧盟民众共识。

 

http://www.cssn.cn/sjs/sjs_rdjj/201705/t20170515_3518303.shtml

(联系 张敏:zhangmin@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ssn.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