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特约评论:中东欧国家前政要看当前疫情
作者:17+1智库网络 | 文章来源:17+1智库网络 | 更新时间:2020-04-14 16:31:00

近期17+1智库网络专门邀请克罗地亚前总统斯捷潘·梅西奇,阿尔巴尼亚前总统雷杰普·迈达尼,对当前疫情对本国、地区及世界影响进行了评论,主要内容如下:

(评论首次发表在17+1智库网络微信公众号《中东欧17国疫情报告与评估 | 4.8-4.9》)

斯捷潘·梅西奇【Stjepan Mesic】

克罗地亚前总统(2000-2010)

像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一样,克罗地亚共和国也没有幸免于冠状病毒的侵害。幸运的是,人们及时意识到流行病后来又逐渐升级为大流行的危险。也许是在第一阶段就毫不犹豫地采取了措施,这意味着一开始就及时采取了激进的应对举措以制止病毒的传播。在克罗地亚,由内政部长领导的民防危机总部,其活动由卫生部长领导的专业人士(医生)定义,首先下令暂时关闭幼儿园、中小学和大学,取消所有演出和音乐会,并禁止超过10人的团体聚会。随后实行了新的限制,直到将所有的多人聚会活动都停止了,即实际上停止了经营活动,关闭餐馆、商店。随着流行病的传播,有关的知识也在广泛传播,并向公众提出了忠告。这是一种我们今天并不十分了解的病毒,目前我们没有可用的疫苗,也没有可靠的疗法来治疗患者,除非绝对必要,否则不要离开家和公寓,出门最好要遮住鼻子和嘴巴。

中国的经验无疑在确定这些措施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广泛存在的民营医疗实际上并没有影响公共卫生概念的基础,反而对后者的实施有所帮助。顺便说一句,正是克罗地亚著名医学专家安德里亚·斯坦帕(Andrija Stampar)教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几年给中国带去了公共卫生概念。(译者注:安德里亚·斯坦帕,克罗地亚人、世界著名的传染病专家,曾任世界卫生组织资深领导人,1933年—1936年他作为世界卫生组织特派顾问,在中国帮助防治大规模的传染病。他去了中国多个省份,为中国乡村的重建,特别是在农村健康保护服务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这两个因素的结合,再加上克罗地亚民防总部人员的无可置疑的能力,使得克罗地亚(与邻国意大利相比)的患者人数增长非常缓慢,并且死亡人数至少直到4月初是20人以下。这样就有时间去准备临时的医治空间以容纳数百名患者。因此,需要事先考虑周全,虽然并没想到大流行的发展会迫使我们采取某些措施。而在其他一些欧洲国家以及美国,我们可以看到,由于犹豫和低估了这种病毒的危害,人们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我们高度评价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我们提供的帮助,这无疑对我们成功遏制该流行病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一个毕生从事政治的人,我感到遗憾的是,在世界范围内,政治并未意识到它必须听取专业的意见;我还感到遗憾的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也没有达成共识,甚至有时旧的政治对抗胜过了那些对人类生命首要问题的关切。我完全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关于世界通过联合和协调行动应对冠状病毒威胁的想法,正如我之前支持前英国首相戈登·布朗的倡议一样,该倡议基本上可以归结为一件事:对于全球性的危机也必须给予全球的回应。

在这场大流行病之后,我毫不怀疑它将过去,世界将与以往不同。许多事情需要思考,需要思考如何使处于不同社会经济模式下的国民经济,在几乎完全停滞的状态中活下来并在此之后以尽可能少的损失恢复其能力,还需要思考如何改善卫生系统的组成,以及有效提升其应对像当前新冠疫情这样的大流行等挑战的能力。为了维护人们的基本生命权,有必要暂时中止许多关于人权的不必要的辩论。尽管这些是未来的问题,但如果现在不寻求答案,那将是致命的错误。虽然还有时间。

 

雷杰普·迈达尼【Rexhep Meidani】

阿尔巴尼亚前总统(1997-2002)

我相信,在去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大力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或“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中,可以找到对于COVID-19这一挑战和人类危机的应对之策。两年多以前,习近平主席明确提出,“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同时,世界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突出,……人类面临许多共同挑战”,这是完全正确的。正如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这些日益增加的挑战和风险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在我们的生活水平中也有所体现。

实际上,基于疫情导致的公共卫生和经济倒退的严重性,现在需要明确支持全球和国家的卫生倡议和紧急措施以尽快恢复经济。这场危机也要求世界领导人思考和改变现有国际机构(例如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贸组织等)的地位,最重要的是要建立新的思维模式。必须采取协调一致的方法来解决后COVID-19时期的经济复苏问题,发展中国家尤其如此。然而,只有在通过新的医疗方法或抗病毒药物有效解决当前的健康危机后,经济层面的紧急状态才能得到缓解。同时可以肯定的是,一个国家战胜病毒并不会结束当前的健康危机,而是要确保所有国家的经济和卫生状况从COVID-19中恢复才能得以结束。

最后,我想通过上述简单的思路提醒所有人,尤其是决策者,注意到随着COVID-19大流行病爆发而来的,现在面临的以及不久后将要面临的危险。任何有意识的政治家和人民都应注意到,COVID-19已成为全球性疾病,需要强有力的全球性应对措施。不幸的是,起初大流行病毒的风险并没有被完全理解。在欧洲一些国家,特别是中东欧国家,相应的初始措施相对薄弱。包括阿尔巴尼亚在内的一些西部巴尔干国家也是如此,规定严格的社交距离是这些国家延缓大流行蔓延的主要措施。

现在很明显,在美国、意大利、西班牙、法国、英国和德国这样强大的经济体中,大流行病的风险和经济倒退也变得非常严重,贫穷国家的情况可能更糟。因此,COVID-19可能越来越成为所有国家的灾难。考虑到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必须在卫生和经济领域采取更加全球化的对策。

我相信,为缓解COVID-19而采取的集体应对措施,对我们和未来几代人来说都至关重要。因此,国际社会如果能越来越团结,病毒终将被战胜!此外,考虑到最近与社交距离或诸多方面人类在线活动的进一步发展等有关的具体经验,我们必须思考和详细阐述一些新的思想,诸如构建新的国际关系框架,促进或改善全球治理而非采取错误的保护主义,促进人类的共同利益等。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