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孔田平:2020年波兰总统选举观察
作者:孔田平 | 文章来源: | 更新时间:2020-07-21 14:54:00

孔田平,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东欧国家智库交流与合作网络学术委员会委员。

文章来源:17+1智库交流和合作网络,已获作者授权。

 

6月28日,波兰举行总统选举。现任总统杜达获得43.50%选票,公民纲领党候选人恰斯科夫斯基得票率为30.46%,霍沃夫尼亚得票率为13.87%,博萨克得票率为6.78%,科西尼亚克-卡梅什得票率为2.36%,别德隆得票率为2.22%,其他四位候选人得票率低于1%。由于无候选人得票率超过半数,需要举行第二轮投票。7月12日,波兰举行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7月13日,根据波兰国家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最终结果,杜达得票率为51.03%,恰斯科夫斯基得票率为48.97%。投票率68.18%。波兰总统选举尘埃落定,现任总统杜达以微弱优势赢得选举。2020年波兰总统选举不同寻常,选举是在新冠疫情爆发后举行的,疫情对政治产生了深刻影响。本次总统选举竞争激烈,选民投票踊跃,在波兰第三共和国历史上实属罕见。

一、2020年总统选举的特点

1.疫情下的总统选举出现高投票率

3 月3日,波兰众议院议长韦泰克宣布波兰将于5月10日举行总统选举。一天之后,波兰发现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随着疫情的发展,3月14日波兰宣布进入疫情威胁紧急状态,3月21日波兰宣布进入疫情紧急状态。当波兰医护人员全力救治患者,与新冠病毒作战之时,围绕总统选举的政治之战。新冠疫情并未导致党派之间政治分歧的弥合,反倒扩大了党派之间的政治鸿沟。到5月10日,波兰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增加到15996人。原定5月10日的总统选举事实上并没有举行。6月4日,众议院议长韦泰克宣布波兰将于6月28日举行总统选举。随着波兰政府逐步放松疫情控制措施,民众对参加选举的公共卫生风险的担忧下降,民众已经适应了疫情发展的新常态。6月28日,波兰新冠病毒感染人数上升到33907人。7月12日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增加到37891人。虽然波兰每天均有 200-300新发病例,但是这并未影响选民的投票意愿。选民投票较为踊跃,第一轮和第二轮选举的投票率分别为64.51%和68.18%。本次总统选举激烈程度堪比1995年克瓦希涅夫斯基与瓦文萨角逐总统职位,选票投票率高于前四届总统选举,略低于1995年总统选举投票率。在波兰疫情尚在发展的背景下,获得如此高的投票率实属不易(参表1)。导致高投票率的原因在于政治极化和不同阵营的有效的政治动员,选民热切通过投票表达自己的观点。

表1 1989年之后波兰历届总统选举投票率

资料来源:根据历史数据整理。

2.选举方式、选举组织充满争议

法律与公正党主张波兰应当于5月10日如期举行总统选举。如果不举行总统选举,国家将陷入瘫痪。寻求连任的杜达总统认为,如果不举行总统选举,波兰将出现宪政危机。执政联盟协议党主席戈文强烈反对在五月举行总统选举,并辞去副总理兼科学和高等教育部长职务。4月6日,波兰议会众议院通过了法律与公正党倡导的总统选举通讯投票法案。在野党则反对通讯投票方式。4月20日,主要在野党公民纲领党领导人布德卡会见协议党领导人戈文,双方强调选举应当由国家选举委员会负责,而不是由政府或邮局负责。只有保障其秘密性和普遍性,才可以举行通讯投票。法律与公正党主张的通讯投票方式不能保障其秘密性和普遍性。公民纲领党原来推出的总统候选人马尔戈扎塔?基达瓦-布沃尼斯卡认为,法律与公正党的选举方案威胁到波兰人的健康与生命,而且不能保障选举的公正性。

3.合法的总统选举日无人投票

由于在野党控制的参议院的阻挠,5月10日的总统选举已不可能如期举行。5月6日,波兰举行总统候选人的电视辩论。同日,法律与公正党主席卡钦斯基与协议党主席戈文达成协议。卡钦斯基和戈文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在5月10日选举截止日期过后,在预计最高法院基于没有投票确认选举无效之后,众议院议长将尽早宣布新的总统选举日期。总统选举日期的变化不是通过议会投票,而是通过执政联盟领袖之间的协议。从法律上看,5月10日的总统选举并未取消。选举日无人投票,投票站关闭,投票率为0%,这被称为“幽灵选举”。5月10日,国家选举委员会通过决议,称5月10日的总统选举不可能对候选人进行投票,众议院议长应当在两周内确定选举日期,并在确定选举日期后60天内举行投票。最高法院法官约阿娜·莱曼斯卡对卡钦斯基和戈文的协议提出批评,称“我非常惊讶,最高法院就总统选举有效性的未来的决定事先已做出假定。法官是独立的,其裁决是独立的”。原宪法法院法官温托夫斯卡教授认为,取消5月10日的选举为政治行为,没有法律基础,称“不能通过仅发表一个政治声明就使该行为合法”。在波兰第三共和国政治史上,在法定的投票日未举行选举尚属首次。政治学家斯坦尼斯瓦夫? 莫采克认为,“我们处在法律荒谬的迷雾之中”。波兰第三共和国的历史上首次出现未能如期依宪举行选举的案例。造成这一尴尬局面的不是疫情,而是政治。

4.主要政党总统候选人临时变动

政党在选择总统候选人上一向较为慎重,一旦确定候选人,一般不会变动。公民纲领党作为波兰最大的在野党选择女性政治家基达瓦-布沃尼斯卡为总统候选人。2月 29日,基达瓦-布沃尼斯卡在华沙启动竞选活动。她宣称要寻求朋友而不是敌人,重建与欧盟和美国的伙伴关系,重新思考对俄政策,恢复跨境交通。她宣布抵制原定5月10日举行的总统选举,使她的支持者不知所措。由于基达瓦-布沃尼斯卡民调支持率持续下降,从1月底的24%的支持率下降到4月底的2%,挑战现任总统杜达已毫无希望。由于5月10日原定的选举没有举行,新的选举日期尚未确定,这为公民纲领党更换候选人提供了时机。5月15日,基达瓦-布沃尼斯卡宣布退出总统竞选,公民纲领党选择华沙市长恰斯科夫斯基作为其总统候选人。恰科夫斯基1972年1月生于华沙,毕业于那托林欧洲学院和华沙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获得华沙大学新闻和政治学系博士学位,曾在牛津大学和欧盟安全研究所进行客座研究。恰科夫斯基懂五门外语,英语、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和俄语。 1998年他成为国家行政学院讲师,2002年在华沙CIVITAS学院任教,是波兰的政治学家、欧洲事务专家。他曾在图斯克政府时期担任行政和数字化部部长;科帕奇政府时期担任外交部副部长;2018年当选华沙市长,2020年2月担任公民纲领党副主席。事实证明,公民纲领党更换总统候选人为明智之举。恰斯科夫斯基一跃成为公民纲领党有感召力的领导人,成为波兰家喻户晓的政治家,这无疑为波兰未来政局投下新的变数。

表2 波兰总统候选人民调支持率变化

资料来源:TVN24.pl. wMeritum.pl.

5.两个候选人之间不对称的选举

就杜达与恰斯科夫斯基的竞选而言,杜达占有明显的优势。作为现任总统,杜达有较多的媒体关注度。法律与公正党控制着公共媒体,可以利用公共媒体为杜达造势。波兰公共电视台TVP宣传杜达为波兰家庭的捍卫者,恰斯科夫斯基将出卖波兰家庭。恰斯科夫斯基将拿走受欢迎的社会福利,将资金给予寻求索赔的犹太人团体。政府官员力挺杜达。法律与公正党主席卡钦斯基批评恰斯科夫斯基缺乏波兰人的灵魂。莫拉维茨基总理称选举杜达还是选举恰斯科夫斯基,是选择投资和发展之路还是混乱和冲突之路。司法部长焦布罗宣称选举是理念之争,“杜达的白红与恰斯科夫斯基的彩虹”之争。天主教会中的极端保守派是杜达的坚定支持者,支持法律与公正党的雷齐克神甫称选举是拉丁文明与非文明之争。投票支持恰斯科夫斯基意味着投票支持反文化、反道德、反对上帝和反对正常家庭。他宣称总统选举是在拉丁文明和反文明之间、在拥有来自梅什科的最美好的文化的白色波兰与左翼自由主义的红色波兰之间进行选择。波兰大主教延德拉谢夫斯基称LGTB意识形态为新马克思主义和“彩虹瘟疫”,支持杜达保卫家庭,反对外来意识形态即LGTB。五年之前,法律与公正党主席卡钦斯基以难民吓唬选民,称难民会带来危险的寄生虫和原虫。今年杜达使反对LGBT权利成为选举主题,而恰斯科夫斯基去年签署了宽容声明。杜达称LGTB意识形态比共产主义更具破坏性。他建议修宪,禁止同性伴侣收养儿童。恐同、反犹和反德的言论成为挑动选民情绪的选举策略。杜达指责德国干预波兰选举,称波兰在这次选举中面临又一次来自德国的袭击,德国对波美密切合作感到不安,因为波兰成为了德俄建设波罗的海“北溪2”天然气管道合作的障碍。在首轮总统选举之前,杜达总统突然访美,特朗普总统称赞杜达工作出色,并祝愿杜达成功连任。公民纲领党总统候选人恰斯科夫斯基不无感慨地说,“他们有金钱、操纵和国家机构,我们有公民社会和常识”。公民纲领党临时换将,恰斯科夫斯基临危受命,参与竞选缺乏足够的准备时间,而且真正竞选的时间只有一月有余。一般而言,在总统选举之前,候选人会举行公开的电视辩论。五年之前,在第二轮总统选举之前,科莫罗夫斯基与杜达曾举行了两次公开辩论。但是今年在第二轮总统选举之前,杜达与恰科夫斯基未举行公开的电视辩论。原定7月2 日TVN, TVN24, Onet 和WP联合举办的竞选辩论由于杜达的退出,被迫取消。7月6日,杜达和恰斯科夫斯基分别在不同的媒体阐述自己的竞选主张。

6.在野党对选举的公平性提出挑战

在国家选举委员会公布选举结果后,恰斯科夫斯基承认失败,并向杜达表示祝贺。但是,对于本次选举,并非没有争议。7月16日,恰斯科夫斯基的一些支持者以及一些团体对选举的有效性在法律上提出挑战。公民纲领党主席布德卡宣称总统选举不符合民主标准,公民纲领党支持对总统选举进行法律挑战,以使总统选举无效。他希望最高法院对选举方式进行审查。选举违规,特别是国外波兰人的选票的计票工作的问题已引起媒体关注。《选举日报》报道,在英国有3万多张选票失踪。在德国未准时寄达领事馆的1万多张被计为有效选票。一些团体称选举并不公平,指责法律与公正党政府动用国家媒体,为杜达助选。考虑到杜达获得的选票比恰斯科夫斯基多44万多票,选举的结果很难被推翻。由于法律与公正党主政后推行的司法改革,司法独立性受到动摇,最高法院很难宣布总统选举无效。

二、对总统选举结果的解析

2020 年波兰总统选举并非所谓的“自由与独裁”之争,在某种程度上可称之为对法律与公正党政府的全民公决。自2005年起,由于左翼的政治衰落,波兰进入了两大右翼政党主导的两党政治。传统的保守的疑欧的政党法律与公正党与现代的、自由的和亲欧的政党公民纲领党成为主导波兰政治舞台的两大政党。 2005-2007年法律与公正党曾执政两年。2007-2015年公民纲领党连续两届执政,这是波兰政治的自由的稳定时期。自2015年起,波兰进入了法律与公正党主政时期。2019年法律与公正党再次赢得选举,2020年杜达竞选连任成功表明波兰进入了保守的稳定时期。

2020年的总统选举是一场势均力敌的选举。根据第二轮选举之前,多家民调机构的调查表明,选举前的10次民调中,预测杜达获胜的有6家,预测恰斯科夫斯基获胜的有4家,而且双方得票率相差甚微。从选举的最终结果看,双方得票悬殊不大。

表3 波兰第二轮总统选举前民调比较(不考虑未决定投票意向的选民)

资料来源:https://www.onet.pl/informacje/onetwiadomosci/wybory-2020-porownujemy-sondaze-prezydenckie-trzaskowski-czy-duda/nr6whbb,79cfc278#

从 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看,波兰社会分裂的局面与五年前相比,没有根本的变化。2015年,在第二轮总统选举中,杜达得票率为51.55%,科莫罗夫斯基得票率为48.45%。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现任总统杜达得票率为51.03%,公民纲领党总统候选人恰斯科夫斯基得票率为48.97%。如果说转轨前15年波兰政治的主基调为后共产主义与后团结工会之争,自2005年起波兰政治的主基调为“保守波兰”与 “自由波兰”之争,法律与公正党曾称之为“团结波兰”与“自由波兰”之争。杜达和恰斯科夫斯基在竞选中阐述了各自的政见,展现了波兰的不同愿景。从 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看, “保守波兰”与“自由波兰”的支持者各占半壁江山。五年来,波兰的政治版图没有根本变化, “保守波兰”与 “自由波兰”的基本盘保持稳定。

表4 杜达与恰斯科夫斯基主要政见比较

资料来源:根据媒体报道整理

根据益普索民调的数据,杜达在教育程度较低的选民中的得票率高于恰斯拉夫斯基,而恰斯科夫斯基在受过高等教育的选民中得票率高于杜达。在受过中等教育的选民中,杜达与恰斯科夫斯基得票相当(参表5)。在不同的年龄段的选民中,恰斯科夫斯基比杜达更受年轻人欢迎,而杜达在老年人中比恰斯科夫斯基更受欢迎(参表 6)。杜达在农村的得票率高于恰斯科夫斯基,而恰斯科夫斯基在大中城市的得票率高于杜达。在小城市,两者的得票率相当(参表7)。农民、退休者和失业者多支持杜达,而青年学生、企业主、管理人员和知识分子多支持恰斯科夫斯基。

表5 杜达和恰斯科夫斯基在不同教育背景人群的得票率

资料来源:IPSOS

 

表6 杜达和恰斯科夫斯基在不同年龄段人群的得票率

资料来源:IPSOS

 

表7 杜达和恰斯科夫斯基在农村和城市的得票率

资料来源:IPSOS

在波兰16个省中,恰斯科夫斯基赢得了10个省,而杜达赢得了6个省(参表8)。恰斯科夫斯基在波兰北部和西部省份占有优势,而杜达在东部和南部省份占有优势,这反映了波兰经济不发达地区的选民对杜达的支持率较高。如果从波兰最低的行政区划单位区(Gmina)的得票率看,杜达占有优势(参图1)。

从波兰的总统选举中,可以看到一个被不同的政治理念撕裂的波兰。波兰的代际之分、精英与大众之分、城乡之分以及发达地区与落后地区之分在选举地图上均有所体现。

表8 杜达和恰斯科夫斯基在不同省份的得票率

资料来源:https://wybory.gov.pl/prezydent20200628/pl/wyniki/pl

 

图1 杜达和恰斯科夫斯基在区(Gmina)级行政单位的得票率

三、杜达连任总统的影响

杜达的连任进一步强化了2015年法律与公正党开启的政治发展道路。在自由民主陷入危机的背景下,非自由民主在中东欧国家中成为一种政治选择。2010年欧尔班领导的青民盟赢得匈牙利大选,公开擎举起非自由民主的旗帜。法律与公正党主席卡钦斯基对匈牙利羡慕有加,在2011年竞选中誓言“将布达佩斯搬到华沙”。2015年法律与公正党赢得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的胜利,波兰开始步匈牙利后尘。虽然法律与公正党从未像匈牙利那样公开宣称要建立非自由国家,但是波兰的政治发展道路与匈牙利非常相似,限制独立机构作用,系统地取消制衡。国际观察家更多地将2015年以来波兰政治发展概括为威权主义。而波兰的威权主义不同于俄罗斯、土耳其和匈牙利的威权主义,这些国家政治领袖掌握实权,而波兰政治领袖卡钦斯基不掌握任何实权,但主导波兰政治的方向。波兰政治学家马雷克 ?米加尔斯基2018年率先以 “混合独裁”一词描述波兰未来的政治发展。2020年他再次撰文,强调波兰已不再是一个自由民主国家,波兰处在通往完全专制道路上的中间阶段即 “混合独裁”。他认为,波兰“混合独裁政权”一方面建立在社会支持之上,另一方面也基于完全否定自由民主的原则和规则。中欧大学教授基西罗夫斯基认为,波兰非常接近于威权主义,即国家不能通过自由和公平的选举抛弃坏的政权,法律与公正党建立的非民主国家不再为反常,而将成为现实。波兰亲政府的学者对上述看法持有异议。从选举政治而言,波兰并没有偏离民主,然而就波兰政治的运作方式而言,分权制衡遭到削弱。当然,对于波兰法律与公正党主政后政治发展的特征尚有进一步讨论的空间。波兰缺乏民主的历史,在1990年之前只在1919年和1922年举行过自由选举。波兰第三共和国的历史也仅有30年,在某种程度上看,波兰仍是民主的实验室。当1990年代历史终结论甚嚣尘上之时,自由民主被视为唯一的模式,波兰选择了自由民主。而到了21世纪第二个十年,威权主义成为一种政治选择,波兰在2015年之后日益偏向威权主义。在法律与公正党2019年议会选举取胜和2020年总统选举胜利后,波兰政治走向更具确定性,法律与公正党塑造政治的能力进一步提高。在杜达赢得选举胜利后,恰斯科夫斯基向杜达表示祝贺,并希望杜达在新的任期会有所不同。在新的任期,杜达很可能会令恰斯科夫斯基失望,杜达不可能弥合波兰社会的分裂,不可能阻碍法律与公正党政府的政治议程。

杜达总统竞选连任成功对执政的法律与公正党而言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法律与公正党政府可以不受障碍地继续推动其政治议程。在过去几年,法律与公正党驯服宪法法院,削弱法院的独立性,加强对法院的政治控制。在其上一个任期,杜达签署批准了法律与公正党主导的议会通过的几乎所有法律。波兰国内政治的变化引发了与欧盟的冲突,欧盟认为波兰取消制衡,动摇法治,违反了分权的民主原则。杜达的再次当选对欧盟是一个坏消息。预计在2023年大选之前,波兰与欧盟的冲突有可能加剧。从本次竞选中法律与公正党领导人以及杜达对外国控制媒体大加抨击,甚至提出媒体的再波兰化的主张,未来不排除政府拿外国控制的媒体开刀的可能性。欧洲对外关系理事会的布拉斯认为,杜达的当选为法律与公正党完全的国家俘获铺平了道路,在其第二任期,波兰政府可以以类似匈牙利的方式解散已受到损害的制衡体系。德国智库欧洲稳定倡议负责人杰拉尔德·克瑙斯认为,除了新冠病毒引发的危机外,欧盟国家还存在着自由民主危机。“波兰和匈牙利的事态发展揭示了欧盟深刻的结构性问题:没有有效的手段来捍卫法治”。他认为,“无条件的团结削弱了欧洲”,欧盟必须停止对违规国家的无条件补贴。

杜达连任后波兰的外交政策将保持连续性。首先,波兰将继续保持与美国的密切关系,并尽力争取美国军队常驻波兰。其次,波欧关系将继续紧张。由于波兰的国内政策变化,欧盟将会进一步对波施加压力,迫使波兰改弦更张。第三,波俄关系将持续冷淡。在乌克兰危机之后,波兰对俄的信任降至历史最低点,波兰视俄罗斯为现实的威胁。最近波俄围绕历史问题又起争议,双方相互指责。波兰前总统克瓦希涅夫斯基认为,波俄关系不可能有所突破。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