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欧洲所举办多元文化主义与欧洲的“民族问题”讲座
作者:孔元 | 文章来源:欧洲研究所 | 更新时间:2018-04-20 10:16:00

2018年4月19日下午,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在所内大会议室举行了“多元文化主义与欧洲的‘民族问题’”的讲座。主讲人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世界民族研究室副主任、中国世界民族学会副秘书长周少青老师。

本次讲座共分为五个部分。在序言部分,周少青研究员对“多元文化主义”和“民族”的概念进行了界定。他指出,多元文化主义一般指在一个(多)民族国家框架内,反对、平衡或矫正一元文化主义的一种路径,而民族概念比较复杂,它既可以在民族国家的意义上使用,也可以指代一个国家内部的少数族裔群体,后者至少可以被划分为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等历史性的少数民族(historical national minority)、移民少数群体(immigrant minority)、美洲印第安人和土著、黑人等多个类别。

讲座第一部分是多元文化主义的历史缘起。周少青研究员指出,多元文化主义由犹太裔美国学者霍勒斯·卡伦(Horace Meyer Kallen)于20世纪初提出,它回应的是当时风行一时的熔炉论。卡伦批评熔炉论的本质是美国化和同化,它试图把不同背景、传统、价值的民族都变成盎格鲁-撒克逊人。在卡伦看来,“祖先和家庭纽带”是一种命运,而不是一种选择,真正的民族是让人自由保持族性,而不是消解族性,美国民主不应该是以个体为单位的民主,而应是建立在各民族权利一律平等基础上的、所有民族共治的民主。

周少青研究员讲座现场

讲座第二部分是多元文化主义的维度。在该部分,周少青研究员从五个维度对多元文化主义做出分析。第一个是事实维度,它指一种无诉求的权利,具体表现为承认少数族裔存在的事实,并且不要求政府将保护少数民族的权利作为追求目标;第二个是理论维度,它指一种书本上的权利,它又可以按照倡导权利的性质、是否坚持实质性价值、对价值承认的程度等做出多种区分。在此基础上,周少青研究员重点分析了自由多元文化主义和社群主义的多元文化主义,前者以加拿大学者威尔·金利卡为代表,它试图调和自由主义的个体权利和群体权利,认为少数民族有自治权利、多族类权利、特别代表权利等权利要求,后者以加拿大学者查尔斯·泰勒为代表。在泰勒看来,差异政治强调差异和特殊性,程序自由主义强调形式平等,二者都有缺陷,因此泰勒提出“承认的政治”,试图走出超越二者的第三条道路。第三个是意识形态维度,它指一种虚幻的权利。多元文化主义在初始阶段是一种反抗同化的意识形态,而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它演变为一种超级意识形态,成为包括黑人、土著人、同性恋、性自由者、特殊癖好者等新旧少数群体反抗现行秩序的护身符,它为各种弱势群体提供合法性支持,但也开始泛化,变成不讲道理的政治正确;第四个是政策维度,它指一种行动中的权利,具体表现为国家的各种公共政策。第五个是价值理念维度,它指一种观念中的权利。作为一种价值观,它包括平等、正义、尊重差异和包容(宽容)等基本内容。

讲座第三部分是欧洲主要国家的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在该部分,周少青研究员以金利卡制定的衡量标准为依据,分析了德国、法国、英国、荷兰、比利时贯彻执行多元文化主义的成效和表现。他首先给出了衡量的8个指标,即:1)多元文化主义在中央、地区和市级层面的宪法、立法或议会的确认;存在政府相关机构,在与少数民族群体协商基础上,实施多元文化主义政策的机制;2)学校课程设置中采纳多元文化主义;3)在公众媒体或媒体许可授权方面的族裔代表性/敏感性;4)着装规范豁免(通过法令或法院判例);5)是否承认双重国籍;6)对族裔群体组织或活动的资助;7)对双语教学或母语教学的资助;8)对弱势移民群体的肯定性行动。在此基础上,他指出,德国、法国、荷兰由于较强的民族国家意识,在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平衡上的评分都较低,而英国、比利时则评分较高,表明它们贯彻执行多元文化主义的力度较大。

讲座现场

讲座第四部分是多元文化主义与欧洲民族问题。在该部分,周少青研究员区分了种族少数群体(ethnic minority groups)和民族少数群体(national minority groups)。在他看来,民族少数群体多是欧洲内部建国运动失败的少数民族,它们一般不援引多元文化主义为其合法性证成,多元文化主义多应用于外来移民。在这之后,他以加拿大为例,指出要学会区别对待各种少数民族,而不是一律无差别对待。

讲座结束后,周少青研究员和欧洲所科研人员、欧洲系同学进行了交流,双方围绕多元文化主义评分指标的客观性和权威性、不同少数民族类型的区分、穆斯林在欧洲的融入问题、伊斯兰和恐怖主义、作为政治动员的恐惧心理等问题进行了热烈交流。

最后,黄平所长做了总结。他指出,现在国内学界多关注国家建设,并且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但对于民族建设,仍然关注不够。二者虽然相关,但仍存在不同。今天的讲座,为思考如何构建民族有重大的启发意义。讲座在与会听众热烈的鼓掌声中结束。

黄平所长总结

本次讲座是由欧洲所主办,院重点学科“欧洲社会文化”团队、欧洲所社会文化室承办的系列讲座第一期。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